第一百六十六章兇手(1/2)

加入書簽

  警察很快就到達了現場,目暮警官,高木警官,佐藤警官,白鳥警官……來得都是熟面孔。

  封鎖現場,采集物證,詢問目擊證人……一整套繁復的刑偵流程,在這些精干的警察手里,自然是駕輕就熟。

  “那么也就是說,這位格洛麗亞修女在意圖行兇的時候被你們制服,接下來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死了,對嗎?”

  高木警官在一邊詢問著艾卡、羅寧和泰蕾莎三個修女。

  我則在一旁小聲問柯南,關于能引起心臟病的奇怪藥物到底是什么。

  “洋地黃。”柯南沉聲道“灰原告訴我,考慮到隱蔽性,見效速度和入手的難易度,最合適的藥就是洋地黃。”

  “是一種中藥?”

  “嗯,是一種可以有效治療心力衰竭的處方藥,在大醫院和大一點的藥店,都能買得到。”柯南點點頭。

  “那如果這種藥服用過度的話……”我似乎明白這藥的毒性在哪里了。

  “一旦服用過量,就會造成脈搏跳動過緩,心臟收縮推遲,回流血液增加,造成心室需要的氧氣量減少,從而將導致心絞痛和心肌梗塞。”柯南表情凝重地道。

  “原來是這樣。”我了然地點了點頭,然后看向耶斯卡修女倒下的位置。

  “不出意外的話,格洛麗亞修女的死,就是耶斯卡修女的手筆吧?”

  “應該是這樣沒錯。”柯南贊同地點點頭。

  “只要在袖口藏一點藥粉,在背對著我們的時候,給格洛麗亞修女的紅茶中加上一點,應該是毫不費力的。”我一邊回想著當時耶斯卡修女的動作,一邊喃喃說道。

  “沒錯。”

  “那么……”

  說到這里,我和柯南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地道“只要檢測耶斯卡修女衣物上的殘留,就可以找到證據了。”

  “很遺憾,兩位小朋友。”

  正當我和柯南說著話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月島亞紀蹲在我和柯南的身前,微笑著道“心衰是耶斯卡修女的老毛病了,所以她一直有服用洋地黃治病的習慣,所以即便是從她的身上檢測出洋地黃的成分,也說明不了什么。”

  “不,這恰恰說明,耶斯卡修女就是犯人。”柯南搖了搖頭。

  “哦?為什么?”月島亞紀微微一訝。

  “很簡單。”柯南自信一笑,對著月島亞紀伸出大拇指“第一,耶斯卡修女是在場唯一一個可以合法持有洋地黃的人。”

  “第二,”柯南繼續伸出他的食指“耶斯卡修女有殺人的動機。”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柯南伸出中指“耶斯卡修女是最后一個接觸過格洛麗亞的人,而且,從格洛麗亞起反應的速度來看,洋地黃的濃度恐怕相當地高,只要檢測一下格洛麗亞喝紅茶的杯子中的洋地黃濃度,就完全可以確定,真正的殺人兇手了。”

  “說不定,是別人在格洛麗亞的杯子中,下了大份量的洋地黃,以此來嫁禍耶斯卡修女呢?”

  “不會,”柯南篤定地搖頭,眉頭微微一挑“你不要忘了,在把紅茶喂給格洛麗亞之前,耶斯卡修女自己也喝過一口。”

  “啊啦,嘛,這點我倒是忘了。”月島亞紀忍不住微微掩口。

  “嗯,事實已經很明了了,唯一的問題就是……”我點點頭,看向柯南。

  柯南心有靈犀一般微微頜首回應了我一下。

  “什么什么?你們不要打啞謎嘛,也跟我說說好不好?”月島亞紀興致盎然地看著我和柯南,眼神在我們之間來回地流轉。

  “是死因的確定。”柯南沉聲道。

  “這種藥物能從血液殘留中檢測出來嗎?”我輕聲問道。

  “不能。”柯南搖搖頭“由這種藥所引發的病癥,表現和心臟病完全相同,不做解剖就不可能發現血管中的藥物殘留和心臟的損壞程度,英國的推理小說女王阿加莎,就曾經在她的小說《死亡約會》中曾經寫到過。”

  “解剖?那豈不是要等上好多天?”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柯南同樣有些頭痛地皺起了眉頭。

  “不過這也沒什么關系,就算等得時間久一點,最后犯人還是會鎖定在耶斯卡修女的身上的。關鍵的問題是……”

  說到這里,我也忍不住頭痛了。

  “是啊,關鍵的問題是,耶斯卡修女也死了。”月島亞紀幸災樂禍地為我和柯南補上了一刀。

  “如果說,格洛麗亞的死是因為洋地黃過量,那么,在場的人中,最了解洋地黃的人,莫過于耶斯卡修女本人,那么,她為什么也會和格洛麗亞一樣,以心臟病發的癥狀死掉呢?她有服用大量洋地黃的機會嗎?”柯南有些不解地皺起了眉頭。

  “我覺得沒有。”想了一下,我否認了柯南的想法。

  以當時的情況來看,如果耶斯卡修女決定以洋地黃來殺死格洛麗亞,那么,她絕對會對洋地黃的使用格外小心,又怎么會因為同樣的手段死掉呢?

  況且,她不論是早飯還是紅茶,都是和我們一起用的,根本就沒有單獨吃過什么東西,又怎么會有洋地黃服用過量的機會呢?

  難道真的是偶然的心臟病發作?

  別逗了,哪有這么蠢的巧合。

  “喂,你有沒有感覺,這屋子里面有點熱?”一直想著問題,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全力運轉的機器,全身有在發熱。

  “沒有啊,我倒是覺得還挺涼快的。”柯南依然在思考案子中的問題,完全沒有發現,自己也開始微微冒汗了。

  “會不會……是茶壺里本身就有洋地黃?”月島亞紀突然出聲道。

  “什么?”我和柯南同時一驚。

  “嘛,我之前機緣巧合之下,對洋地黃這種東西也有一些了解。”面對我和柯南同時的直視,月島亞紀有些不自在地偏過眼神,不與我們對視。

  “我聽說,這種藥是很容易蓄積中毒的,一般情況下,每服用一次,要相隔很長時間,才能夠服用第二次。所以……”

  “所以如果持續少計量在飲食中添加的話,耶斯卡修女就會不知不覺中毒。”順著月島亞紀的話,我和柯南同時出聲道。

  “沒錯。”月島亞紀點點頭,道“而且你們也許不知道,剛剛泡的那個紅茶,是耶斯卡修女最喜歡的錫蘭汀布拉紅茶,平時她很少拿出來給別人喝。”

  “你是想說,有人在暗中持續給耶斯卡修女的紅茶中下毒,然后就在剛才,耶斯卡修女體內的毒量達到了臨界點?”

  柯南站在那里,手指不住地摩挲著自己的下巴。

  “可這臨界點,就剛剛好在剛才達到了?”我將信將疑地看向月島亞紀。

  直覺告訴我,事情大概沒有那么簡單。

  “會不會是壺有問題?我聽說,在中國有一種叫做‘陰陽壺’的東西,里面設有機關,可以讓其中一半的東西有毒,一半的東西沒有毒。”說著,我看向被鑒識課收好的銀色茶壺。

  “吶吶,佐藤警官,那個壺,說不定內有玄機哦,毛利大叔是這么說的。”柯南的動作一向比我快,我這邊剛想到這一點,柯南就已經跑過去跟佐藤警官說了。

  “毛利先生說的?我知道了。”

  聽到柯南如此說,佐藤警官當即打開密封袋,開始查看起茶壺來。

  “怎么樣怎么樣?里面有什么有趣的東西嗎?”柯南裝出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在佐藤警官身邊探頭探腦。

  “好漂亮的茶壺啊。”

  “不關我的事啊,是月島姐姐讓我去泡茶的,茶葉是她說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一邊的羅寧見警察在仔細查看茶壺,忍不住害怕地叫出聲來。

  “我知道!”艾卡突然出聲,伸手一指月島亞紀“她一直想要在修道院里做正式修女,于是為了討好耶斯卡修女,總是隔三差五送她禮物!那個紅茶就是她送給耶斯卡修女的!”

  “哦?”

  羅寧這句話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月島亞紀。

  “沒錯,茶葉是我送給耶斯卡修女的,那又怎么樣?這又不能證明是我下的毒!”月島亞紀不屑地撇了撇嘴。

  “把廚房剩下的茶葉帶回鑒識科檢驗。”目暮警官轉頭對高木警官吩咐了一句。

  “不好意思,能請您跟我們回警局,協助一下調查嗎?”佐藤警官上前對月島亞紀肅然道。

  “啊?我為什么要去警察局?開什么玩笑!”月島亞紀一臉的不耐煩。

  “吶吶,不如先把茶壺里面剩余的紅茶成分也做一下檢驗吧?說不定里面有毒呢?”柯南在一旁慫恿佐藤警官道。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