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番外完諒我(1/2)

加入書簽

  c_t;????葉敏之不知道她離開之后,杜斕曦和霍東堯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只知道最后的婚禮上,杜斕曦如期而至。(?$>>>棉、花‘糖’小‘說’)。?更新好快。

  身材高挑的杜斕曦一襲白‘色’婚紗,華麗而耀眼,纖瘦的手臂挽在父親杜啟明臂彎,緩緩向著霍東堯的方向走來。

  葉敏之和溫世菲作為這場婚禮的伴娘和伴郎,分別站在霍東堯的兩邊;整個禮堂一片安靜,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杜斕曦身上。

  在她身后,還有四個‘花’童,兩個男孩、兩個‘女’孩悅。

  其中的兩個小‘花’童牽著她的裙擺,另外兩個則揮灑著‘花’瓣。

  杜斕曦每一步走過的地方,都會留下淡粉‘色’的‘花’瓣。

  今天的杜斕曦很美,‘精’致到無可挑剔的五官,再加上妝容的襯托,美得令人窒息;可那張明‘艷’到不可方物的臉上,卻沒有一絲笑意,就連偽裝的笑容,也沒有。

  看著杜斕曦距離霍東堯的距離越來越近,葉敏之的心也越來越沉,仿佛杜斕曦的每一步,都踩在了她的心口攙。

  如今都走得這么艱難,那以后的日子,杜斕曦不知道要怎么走下去。

  ‘胸’口像是堵了一團棉‘花’,讓葉敏之喘不過氣來,她索‘性’別開視線,不經意間,卻對上溫世菲的。

  男人漂亮的眼睛黑得發亮,一瞬不瞬看著自己,卻沒了往日的不正經,仔細看過去,好像能發現男人的目光越來越深沉。

  她怔了怔,直到杜斕曦走進遮住了自己的視線,才回過神。

  葉敏之皺皺眉,別開視線不再看溫世菲,心里卻忍不住懊惱,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她會這么輕易地,就被那個男人影響。

  她的自制力、她的‘精’明和算計,在溫世菲面前,似乎全部化為烏有。

  婚禮最終‘波’瀾不驚地進行著,杜斕曦的反應一直很冷淡,倒是霍東堯,主動伸手摟著她,在場的人大多看出杜斕曦的不情愿,也不難猜到這場婚禮一定另有內情,可沒有人會在這個場合駁霍家的面子。

  霍東堯就等于未來的霍家,而杜家雖然生意上出了問題,到底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一場婚禮還是這樣風風光光地辦下來。[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酒宴開始時,溫世菲右手拿著高腳杯走到中央,另一只手拿出早早準備好的伴郎致辭。

  可只是看了一眼,他又將那段一早準備好的致辭收了起來。

  “……如果沒有東堯的堅持、沒有斕曦的寬容,就不會有這場婚禮,從他們身上我也學到,永遠不要放棄你所愛的人……”

  高大的男人站在那里,西裝筆‘挺’,侃侃而談,無疑是場內最耀眼的風景reads;。

  耳邊不時傳來‘女’人的小聲議論,可不論內容說的是什么,葉敏之總能在對話里聽到“溫世菲”三個字。

  男人低沉悅耳的聲音,最終引得葉敏之抬起頭看了過去。

  那么巧,溫世菲也看了過來。

  視線相‘交’的那一刻,葉敏之難得沒有移開視線,只是這樣靜靜地看著他。

  “……我也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像他們一樣幸運,希望我愛的人,愿意寬容我犯的錯誤、愿意原諒我。”

  他的每一個字,都落在了她的心上。

  葉敏之知道,最后這句話和杜斕曦、霍東堯,和這場婚禮都毫無關系,這句話,溫世菲只是對她說的。

  他曾經毀掉了她最在乎的尊嚴,讓她幾乎在這個城市無法立足。

  “葉敏之”這三個字,曾經一度是這個城市里‘蕩’‘婦’的代名詞。

  她垂下眼,耳邊響起賓客碰杯的清脆聲響,可腦子里回‘蕩’著的,還是溫世菲剛剛的話。

  分神之際,腰已經被人摟住,她一抬頭,就看見溫世菲的臉。

  “你準備的致辭不錯,的確是感人淚下,這次是哪個助理替你寫的,記得給她提薪。”

  她看著他輕笑,語氣里有毫不掩飾的揶揄。

  “我只是有感而發,”他伸手,將她拉到沒有人的角落,“你不喜歡二哥,更不喜歡陸衍,為什么不跟我試試,你害怕?”

  最后那三個字,他的聲音很低,很輕,像是有跟羽‘毛’在心口劃過,倒像是一種‘誘’‘惑’和撩撥。

  她知道,溫世菲在‘誘’‘惑’她。

  現在的她,就像是在沙漠里走得太久,干渴到半死的人,突然看見一口泉水;而溫世菲,就是那口泉。

  這個‘誘’‘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