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寵妃【五】(1/2)

加入書簽

  柳林眼見著來了許多人,動作迅速的將自己的衣服兜頭蓋臉的給沈寒煙罩的嚴嚴實實。

  皇帝淳于熙騎在馬上,很快人就到了柳林他們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兩人。

  一股芒刺在背的異樣感,使得柳林不得不嚴正以待的解釋:“陛下,您的宮女不久前被狼牙咬了,微臣只是為了方便替她包扎。”

  淳于熙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見著自己的貼身宮女和和柳林在一起,就會心里慪的慌,翻身下馬,將人一撈,沈寒煙就到了皇帝淳于熙的懷里。

  “太醫,死哪去了?”發了通脾氣,淳于熙找了個這里唯一一個還算比較完好的帳篷,將沈寒煙放到了帳篷里鋪陳的褥子上。

  皇上并沒有搭理柳林,甚至無視了柳林,柳林跪在地上。沒有皇上允許,他只能默默地跪著,不敢有絲毫懈怠之心,妹妹雖然貴為皇帝最寵愛的妃子,難保妹妹沒有哪天樹倒猴孫散的那日,屆時,那些從前皇帝不計較的小行為,終將成為壓倒他們老林家的最后一根稻草,帝心難測,何況妹妹現在的性格變化那樣大,他不得不事事小心行事。

  身為皇帝的淳于熙一發怒,他的一眾臣子全跪地上了,嘴里不住口呼:“吾皇息怒……”

  隨行的太醫早就死在了剛才那些狼群突襲里,好在還有個跟隨太醫多年的藥童,僥幸活了下來,小藥童哆哆嗦嗦的給沈寒煙看了傷,結巴的向淳于熙表示,沈寒煙這個宮女沒甚大礙,淳于熙才算臉色稍齊。

  淳于熙手一揮,眼神示意身邊的公公,公公會意的用著公鴨嗓子叫道:“眾卿家都起了,退下吧!”言下之意是風暴解除,皇帝陛下要休息了,你們都滾吧,該干嘛干嘛去,別打擾皇帝,處在這礙眼了。

  一時間大臣們會意的匆匆消失在皇帝眼面前,沈寒煙有些泄不透皇帝的心思,她受寵若驚的裝嬌羞狀,好不容易把自己白嫩的臉憋得通紅,“多謝陛下關心,陛下的恩情,煙兒沒齒難忘。”

  皇帝抓起沈寒煙的手,一臉驚詫,“朕這幾日與你相處,倒是不知你的名兒也叫煙兒,是哪個煙字。”

  沈寒煙隨口來了句:“大漠孤煙直的煙。”

  透過燭火,柔和了皇帝的側顏,連帶著淳于熙這么個皇帝說的話,也變得極為溫柔,“怎么只有半句,后半句詩呢?”

  淳于熙整個人像個求知欲極為旺盛的大孩子,眼眸深邃的盯著沈寒煙,緊迫期盼著能聽到詩的下一句。

  也就是隨口把現代要求的唐詩宋詞必背的句子拿來說了這么一嘴,倒是忘記這個世界里,似乎還沒有這些詩詞,沈寒煙糊弄道:“奴婢隨口亂說的,根本沒下一句詩。”

  淳于熙哪里肯罷休,他當皇子那會兒,極愛詩詞歌賦,經常會偷溜出宮去文雅墨客聚集的地兒,本人也是個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如果不是生在皇家,也許他未來成為一位當代的大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裝作生氣的板起臉,淳于熙甩袖子,語氣一反方才的柔和,沉吟道:“你就不怕朕治你的罪。”

  沈寒煙一向不怕任務里的主角們,再說她身有系統賦予的好幾項能力,哪里有怕的時候。

  久不出現的007系統滴滴的冒頭道:“主人,方才我掃描了下皇帝的微表情,發現皇帝陛下根本就沒生氣,他那都是裝出來的,可別被他嚇著啦。”

  沈寒煙心里吐糟了句:“要你說,絕對的拳頭面前,一切的陰謀都是紙老虎。”

  007系統吐糟:“主人,嚶嚶嚶,007真想哭暈在廁所,為毛會攤上您這么個大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任務者,再也不能好好玩耍了!”

  沈寒煙沒空安撫007,她扯了被子,將自己蒙在了被窩里,來個視而不見。

  淳于熙在一眾臣子的眼里是個喜怒不定的主兒,很少有人見著他生氣,還能置之不理的,這個叫煙兒的宮女倒是膽兒挺肥,之前在他跟前伺候當貼身宮女,還以為是個沒脾氣的,淳于熙忽然對她來了興趣。

  他一下子把沈寒煙從被窩里揪出來,捏著她的下巴,仔細的打量她,臉部各個地方長得都不出彩,組合在一起,倒是越看越喜歡,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喲,朕倒是頭一次看到有不怕朕的,既然你不想說下句詩,那朕替你說,下一句應該是長河落日圓。”

  沈寒煙給跪了,這是神馬天賦,淳于熙是穿來的吧,這都能對上。

  淳于熙微瞇眼笑了,手上忍不住揉了揉沈寒煙的臉,“真是個可愛的小東西,看來朕下一句詩句對的極為正確了。”

  這臺詞……不禁讓沈寒煙覺得她仿佛亂穿進了霸道總裁類型的電視劇里了。

  “系統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即使沈寒煙不說話,表情也極為豐富,從她的表情里就可以窺探出她心里大半的表情,瞧著這張無知單純的臉,淳于熙心里非常的愉悅,“煙兒,回宮后朕封你為妃吧!”

  沈寒煙驚呆了,話說您老也真是個花心大蘿卜,您難道忘了您還有個真愛柳貴妃嗎?

  皇帝見著沈寒煙的表

  情,再也忍受不住的大笑出聲,越看沈寒煙越像兔子,他忍不住摸了摸沈寒煙的頭,像是在摸兔子因為吃驚而翹起來的耳朵,安撫的意味別提多明顯了。

  007系統歡呼的咋呼道:“主人萌萌噠,本系統都萌住啦。”

  沈寒煙表現出天然呆的一面,自然正中皇帝下懷,皇帝淳于熙的口味一直沒有變過,就愛小白花那一款,越懵懂無知,越讓淳于熙放下心房,畢竟皇位之爭這條血淋淋的道路,讓他經歷過了太多的人性丑陋面,人性的真善美,他已經早已丟棄,他渴望汲取溫暖,擁有自己能好好保存且獨屬于自己的真善美,無疑這個新出現在他世界沒幾天的叫煙兒的宮女,成功的進入了他收藏此類女子中的一員。

  沈寒煙確定了努力的方向,做起來自然毫不拘泥,幾個任務世界,她的演技也有所提升,面對皇帝的調戲,她很有技巧的歪了歪頭,皺著眉頭道:“陛下,煙兒只是個粗使宮女,這可使不得。”

  皇帝挺享受給小兔子順毛的感覺,語氣不自覺的帶上了寵溺,“朕說你當得,你就當得,乖乖當朕的妃子。”

  沈寒煙悶悶不樂:“可是我、我已經答應了柳大人的婚事了。”男人嘛,有人搶的東西,他才覺得更珍貴,再說她也不怕皇帝和柳林對峙,柳林已經跟她提了好幾次提親的事,像柳林那樣的君子,對于自己心中認定的事,一定言必行,行必果。

  淳于熙原本還輕柔的擁著沈寒煙的一只手,瞬間捏的沈寒煙肩膀痛。

  忍著怒氣,淳于熙威武霸氣道:“給我推了!”

  看來淳于熙這個皇帝是真生氣了,連最愛說的那個朕字都忘記說了。

  “答應的事,怎么可以食言而肥。”沈寒煙弱著聲音道。

  “我說推掉,你聽不懂嗎?”淳于熙霸道的棲身壓到沈寒煙的身上,與她對視,眼睛里的火焰感覺要將沈寒煙燒成灰燼。

  沈寒煙不怕死的又低了幾個音道:“陛下后宮里有那么多的美人,我不過就是個容貌鄙陋的宮女,不敢對陛下有癡心妄想之心,還請陛下放過我,再說陛下已經有了最喜歡的人了,我不想當……”

  淳于熙眼睛兇狠的怒視著她,“煙兒你敢說出來看看,看我治不了你了。”

  “可是,宮里人都說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