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玩轉女尊文完(1/2)

加入書簽

  回去之后,沈寒煙著重派人探查十五皇女新寵,沒想到那人居然是當年害得原主一病不起的西番國的皇子,怪不得會有那出小廝當街刺殺她的戲碼。

  原劇情里這個皇子著墨不多,想來十五皇女當上女皇,也有西番皇子的一份功勞。

  沈寒煙深知西番皇子心狠手辣,為了自己的目的,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而他剛好還有殘余勢力供他驅使,這人是個潛在威脅,沈寒煙不得不出手滅了他。

  沈寒煙走馬上任邊疆,留下人手讓君輕嵐完成刺殺西番皇子的任務。

  君輕嵐在得知十五皇女身邊有別國的逆黨,愛國的她當著沈寒煙的面兒,保證完成任務。

  君輕嵐輕敵,刺殺沒能成功,反倒在皇子府里躲藏被連壁救了,由于君輕嵐受了重傷,無法單獨逃出府,連壁看在相識一場的份兒上,藏起了君輕嵐,并幫助她養傷。

  十五皇女最近被西番皇子迷的不行,以前幾乎天天都來連壁屋里過夜,自從那個西番皇子奪了寵,十五皇女來他這里就越來越少,甚至到了一月也未必來一次的地步。

  連壁對十五皇女失望,倒是與君輕嵐朝夕相處,填補了他的感情空缺。君輕嵐待他極好,傷好了,她離開皇子府,也不忘偷偷冒著生命危險,時常來看他,每次來都會帶些他喜歡的小玩意,他沒有說過自己的喜好,君輕嵐送的東西,卻每每都能令他滿意。

  一來二去的,兩人倒是勾搭到一起,甚至還有了肌膚之親。

  君輕嵐利用連壁在十五皇女府打探消息,雖說有用的消息少的可憐,但不是沒有收獲。

  經過幾個月來的布局,君輕嵐逮到了西番皇子出皇子府的時機,一舉滅了他。

  完成任務,君輕嵐去十五皇女府少了,反而是十五皇女失去愛寵,又開始轉頭吃回頭草。

  連壁這會兒心有所屬,根本不想讓十五皇女親近她,十五皇女只當他是吃醋,幾次下來,見連壁鐵了心冷著她,反倒是激起了她的斗志。

  連壁再一次拒絕她的時候,十五皇女氣得打了他一巴掌,“你是本皇女的人,躲了這么多天,是不是你心里有人了,還是你又跟誰好了?”

  雖說這是事實,但由十五皇女來說,連壁心里怎么也不痛快,一個又字,足以說明他在十五皇女眼中下賤的譬如那些賣唱賣身的男子。

  苦笑一聲,連壁道,“咱們既然互相已經沒有信任可言,不如和離算了。”

  “好你個連壁,你是個什么東西,不過是個任我處置的侍君,居然敢嫌棄我,和我談和離,我看你是和離上癮了,我警告過你,你若是有二心,我不介意就這么讓你消失。”

  “我是帝師的孫子,沒有我,我們連家就不會支持你登位,天下士子也不會那么容易就支持你,”連壁有峙無恐道。

  十五皇女心里憋著氣,動不得連壁,只好霸王硬上弓。

  而另一頭,君輕嵐殺了西番皇子,整理好西番皇子通敵賣國的信件呈給了女皇,女皇自然不會以為女兒會和個亂黨勾結,不過是看上了人家的美貌罷了,這會兒正是女皇考慮選太女的時節,十五皇女貪圖美色的不好映像,立馬讓女皇心里不喜起來。

  另一頭沈寒煙沒過半年時間就平定了邊疆,打得那些個邊境幾國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君輕嵐上報她指派給她的任務完成境況,沈寒煙看了極為滿意。

  莊宴身為她的正君,邊疆生活倒是把他養胖了,如今正君有了六月的身孕,沈寒煙瞧著他心里就高興,有了孩子,她似乎覺得自己對這個時空就有了歸屬感。

  只要有空了,她必定會對著莊宴的肚皮,同肚子里的孩子說話。

  莊宴總說她多此一舉,沈寒煙自然說不清這些現代人都知道的胎教知識的依據,只得哄著莊宴多給孩子讀些書,希望生出來的孩子能夠是個明事理分是非的好孩子。

  莊宴自己書讀的多,倒是不愛讀書給孩子聽,他沒事喜歡自娛自樂的彈琴。

  這天莊宴彈奏了會兒,覺得肚子里的小家伙踢他肚皮踢的厲害,他疼的沒法兒繼續彈奏下去。

  沈寒煙揉著莊宴的肚子笑道,“看來咱們兒子不喜歡音律,這是在反抗你這個做爹爹的呢!”

  “誰說一定是兒子了,我說了是女兒了,妻主,我可跟你說了啊,我就懷一胎,要是生了兒子沒個繼承人,你求我我也不生了呀!”莊宴依偎在沈寒煙臂彎里,笑容恬淡道,他人長得俊美,即使胖了,也不顯得難看。

  女尊世界重女輕男的觀念,沈寒煙當然不可能有,“放寬心,是男是女,我都喜歡,宴兒若是不想生二胎,那么咱們就不生。”

  莊宴喜笑顏顏的親了一口沈寒煙,“妻主,你可不能反悔!”

  “我答應你的事情,就沒有沒做到的。”沈寒煙喂了莊宴顆去皮的葡萄,微笑道。

  仗打完了,女皇招她回京受封,估摸著她得卸甲歸田了。

  邊疆的戰士都是原主的部下,自從她來了,就受到了部下們的熱情追隨。

  半年來在糧餉軍餉充沛的情況下,接連大勝,駐扎在邊疆之地的子民都拿她當菩薩供著,她的臨時居住府邸,幾乎天天都有人為了感謝送些吃的,類似雞蛋和青菜之類的。

  她走的時候,那些鄉親們,集體出來迎接。

  莊宴拉開馬車簾子感嘆道,“沒來之前以為這里我肯定受不了,來了之后覺得我反而舍不得離開了。”

  沈寒煙陪在莊宴旁邊,莊宴雙身子,以防坐馬車有個外一,她得好好護著莊宴。

  沈寒煙回程不過趕了幾里路,那群守邊的將領士兵們反而不顧一切追了上來。

  沈寒煙感覺得到這些將領們對她的不舍之情,她鄭重的告知他們,只要邊疆需要她,她會義不容辭的回來。

  這會兒回京正是時候,太女的選舉,就快有定案了,原劇情當然是毫無疑問,十五皇女眾望所歸成了太女,可是這一次,因為有沈寒煙在女皇那邊搞小動作,導致女皇對十五皇女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沈寒煙甚至還下了猛料,將十五皇女拉幫結派的事兒,讓人旁敲側擊的告訴了女皇,女帝的心思深沉,她給你的你大可以拿著,沒給你的你反而肖想,那就是大逆不道,一時間十五皇女在女皇心里的地位跌到谷底。

  沈寒煙不傻,很是時候的讓她養著的那幫戲園子里的花旦,唱起了原主君寒煙的生平,當然開頭演到女皇和君寒煙母親姐妹情深的一幕,怎么好怎么來,美化過后,讓人傳唱,效果當然不一樣,開始大家還不太敢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