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玩轉女尊文九(1/2)

加入書簽

  “莊宴,休息好了嗎,如果好了的話,咱們繼續出去逛會兒。”大好的日子,哪里需要為了那種人浪費他們夫妻的時間。

  “妻主不是答應了那人在這里等著她嗎?咱們又不是怕了她,為何要走?”

  “一個跳梁小丑,哪里需要我們費心等她來,她以為她是誰,不過是仗著十五皇女的裙帶關系作威作福罷了。”丟下吃飯的銀子,沈寒煙和莊宴相攜下樓。

  小二著急的攔住他們兩人,“客官,您別走啊,那位吃飯得罪你的人,我們酒樓惹不起,你們好心些留下來應付應付她吧,在這里我代表掌柜的多謝您了。”

  大家開門做生意不容易,沈寒煙報了自己的名號,小二才千恩萬謝的將他們送出門。

  東洲國一年一度的花燈節最是熱鬧,到了晚上,皇城里會有余興節目,最轟動的當屬舞獅子掛花燈。

  劇情里似乎有一段是十五皇女不顧自己的身份參加舞獅,打敗了一眾選手,她親自把連壁做的許愿花燈掛在了千年月老樹上,連壁當時感動的一塌糊涂。

  沈寒煙是看到沿街賣花燈的小販,才想起劇情里的這么一段。

  莊宴停在一家賣花燈材料的小攤子旁挪不動路了。

  “妻主,我們也挑挑,自己做一個。”

  “還是你挑吧,我對這個不了解。”沈寒煙看著賣花燈材料的小販擺出來的孔雀開屏的精致花燈出神。

  莊宴心領神會的對著小販道,“我要你那個孔雀燈樣品的全部材料。”

  小販樂開花的推薦道,“客官這孔雀燈是一位路過的公子同我換材料換來的,我這里并沒有孔雀燈的一應材料,不過荷花燈或許你會喜歡,別看我擺出來的這盞現成的荷花燈普通,其實這燈四面八方在底座都有一個暗格,可以盛八個愿望。”

  “有些意思,那就給我拿荷花燈好了。”莊宴高興的選了燈料。

  小販將莊宴買的花燈零碎材料遞給他,莊宴就當場將燈拼湊起來。

  莊宴手藝不錯,他只看一眼模型就能拼好,小販熱情的遞上八張小紙條和筆墨,“客官,盡管寫出您的愿望,心誠了菩薩自然會看到,到時候就靈驗了。”

  莊宴接過毛筆思索了一會兒,然后推搡了下沈寒煙,“妻主,我寫愿望,您還是避開些,這樣會更靈。”

  沈寒煙不信佛,但這個國家的人卻是信佛的,她隨波逐流道,“那你快些寫,我不看就是了。”

  莊宴微微一笑,就連眼神中都透露出笑模樣。

  沈寒煙因著身邊人的好心情,心情也是非常不錯,這會兒不知怎么回事,忽然有一輛發了瘋的馬車當街橫沖直撞過來。

  街上的人們大聲驚叫,眼見著馬車就要朝著沈寒煙他們這邊過來,沈寒煙動作飛快的幾個縱身,坐上馬背,三兩下制服了驚馬。

  馬車里得救的人,下來跟她道謝,“多謝小姐救命之恩,大恩大德無以為報,不知恩人尊姓大名,可否報上名姓,好讓奴家來日報答。”

  沈寒煙見救了的人衣著華麗,聲音清婉,樣貌極為俊秀,他一出場,人群里就有好些人為他的容貌倒吸氣,只不過沈寒煙看著他的人,總感覺他望著她的眼神不同尋常,說不出來的感覺,像是帶有恨意,可她今日救了他,怎么說來這么被她救了的人,也不該恩將仇報吧!

  “舉手之勞,公子無需放在心上。”沈寒煙話畢,拱手告辭。

  這會兒莊宴擠進人群趕了過來,他擔憂道:“妻主你有沒有事,受沒受傷?”

  沈寒煙笑笑,“我無礙,不過是匹驚馬。”

  卻在這時那位被她救了的公子讓他的小廝遞上了一把匕首。

  “小姐品行高潔,請收下我家公子的謝意,公子讓我轉達,匕首乃贈英雄之意,望小姐不要嫌棄,定當收下此物。”

  匕首上鑲嵌了好幾顆寶石,看著倒是個值錢的,沈寒煙推辭“我們不過貧水相逢,你們無需這般客氣,就當交個朋友好了,匕首我不要,你收回去吧!”

  那小廝急了,他上前舉著匕首道,“主人讓我送給你的謝禮,你不能不要。”,說時遲那時快,那個進獻匕首的小廝忽然拔開匕首,朝著沈寒煙猛刺過來。

  沈寒煙沒想到會有這么一出刺殺事件,她慌忙間只得用手徒手抓匕首,頃刻間手指上的血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流。

  莊宴大驚失色,他拿過手里的花燈朝著刺客砸去,甚至不顧危險自己就要上前打刺客。

  沈寒煙用著空了的手,一掌將那個刺她的小廝拍死了。

  莊宴拿出帕子給沈寒煙包扎,嘴里抱怨道,“怎么救個人,也能反咬你一口,妻主你救的到底是什么人啊,和你有什么仇怨到要殺了你。”

  沈寒煙想了一圈,也想出個所以然來,她拉著莊宴,去找那輛她剛剛治住的馬車,找了會兒,發展馬車早就跑沒影子了。

  “妻主,您手受傷了,我們還是打道回府,以免傷口惡化。”莊宴關切道。

  “不用,這點小傷,不礙事,你為了我弄壞

  了燈,不若我們再重新做一個。”沈寒煙眼神一直很柔和,并沒有痛苦之色,莊宴也就沒再堅持。

  做了新的花燈,逛了會兒,他們隨便買了點街上的零食應付晚飯,時間很快就到了皇都年年舉辦的花燈盛宴。

  場地在一處靠岸的地方,有些人不能讓自己的燈掛到千年月老樹上,就只好將燈放到河里,雖說靈驗的效果差些,但聊勝于無。

  沈寒煙到的時候,剛好開始第一場賽舞獅。

  “我們也去參加。”沈寒煙拉著人興致勃勃的擠到報名的人群里。

  莊宴心里很高興,妻主不顧自己的手傷,也要帶她來這里參加舞獅掛燈,都是為了他啊,古往今來,那棵不遠處的月老樹上,掛著的全都是女人為心愛的男人掛上的愿望燈,聽說只要獲得第一名,就可以掛到最高處,月老樹就會保佑做燈和掛燈的一對兒白首到老,燈里放著的愿望,月老樹也能保佑愿望成真。

  沈寒煙倒是沒想那些個有的沒的,她參加這種無聊的游戲,不過是知道十五皇女也會參加罷了,狗男女想要秀恩愛,贏得大家的掌聲和祝福,她偏偏要搞破壞。

  報名之時,沒看到十五皇女,比賽的時候,換舞獅子的比賽服她倒是瞧見了十五皇女的身影。

  舞獅服為金色,看著很打眼,這場比賽的規則是障礙賽跑,參加的人可以給其他比賽者下絆子,比賽者不僅要保護好燈,還要順利的突破重圍,過了無數個障礙,第一個把燈掛上終點月老樹的樹頂才算贏家。

  “堂妹新婚不在家里二人世界,怎么倒是跑出來折騰,待會兒要是輸給了我,可別哭鼻子。”

  十五皇女身邊的幾個侍讀笑做一團,“上書房那會兒,郡王殿下就沒贏過咱們殿下,被女皇封為將軍,說不準是走了什么狗屎運呢!”

  “就是,郡王殿下想要在人前丟臉,咱們殿下看在堂姐妹的份兒上,自然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