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玩轉女尊文七(1/2)

加入書簽

  連壁忐忑不安的看著他的妻主,心里一時間五味雜陳,休書要到手,可他現在卻不想要了,成了單身的人又怎么樣,他和十五皇女因為金錢生隙,感情再也回不到當初的模樣。

  這一出還錢的戲碼生生改變原劇情里十五皇女最大助力的連壁。

  “妻主,我想要繼續留在府里,咱們和離書作廢可好?”連壁倔強的長跪不起,眼神中透著熱切的祈求,經過她奶奶一番敲打,他倒是想起當郡王正君的諸多好處來。

  “這事不是已經完了,你也別給我跪這里給人看,當初是你做錯了,如果我的病沒好,你還會在我跟前后悔你恢復自由之身?”

  連老帝師嘴里嘆道,“家門不幸,郡王,咱們連壁確實做了錯事,您不原諒也是在情理之中,不過連壁他雖說和十五皇女牽扯不清,但到底他現在還是完璧之身,您要是覺著連壁看著還算過意得去,貶他為側室養著,咱們連家絕無二話。”

  考慮到和離的男人,很難再嫁出去,連老帝師不惜拉下老臉說出這樣一番羞燥的話。

  連壁臉紅紅的嗔怪叫了聲:“奶奶”。

  “老帝師,本郡王看在您的面兒上,才沒有把連壁轟出府,是,連壁他是身體干凈,可本郡王要的不僅僅是一個軀殼,我還要他的心里也同樣干凈到只容得下本郡王一人,捫心自問,連壁他配嗎?”

  在場的連家幾人臉色灰白,他們真是沒想到郡王居然把話說到這份兒上。

  連老帝師如今這個年紀,還是頭一次因為孫子被個小輩羞辱,她拉著連壁道了聲告辭,灰溜溜的帶人離開郡王府。

  隔天,郡王府里熱鬧非凡,一臺臺的價值連城的寶貝往府里搬,沈寒煙沒想到十六皇女拿了她這么多錢。

  至于連壁正君,他走得匆忙,府里他的一半一百臺陪嫁,他們連家要臉,再沒人敢上門討要,甚至連壁在府里用慣了的用具衣服,連家也盡數不要了。

  沈寒煙倒是沒有那么好心的將屬于連壁的東西還回去,花了原主那么多錢,淘點利息不為過吧,再說要不是她頂替了原主,說不準原主這會兒正面臨喝毒藥的慘況。

  清理了連壁這么個毒男,沈寒煙就大手筆的著手力爭帝位。

  她看民間話本不是為了無聊隨便看著玩,她的目的是想編一出美化原主生平的好戲,當然為了不讓女皇反感,其中牽涉到女皇不好的一面,她都讓專人潤色過了。

  在此之前,為了打響她開戲園子的名聲,她剽竊了她那個時代的古今四大名著,加以更改,企圖更適應東洲人的國情,一經播出,她的戲園子火了,點四大名著的人實在是多不勝數,僅僅不到一個月時間,各大貴族間擺宴請不到她的戲園子里的人馬去演戲,便會覺得臉上無光。

  莊宴身為身為丞相的寶貝兒子,最是喜歡新鮮的東西,一聽說有好玩的戲曲,他第一時間爭著去看了,自從看過西游記里那只孫猴子后,他就愛上了看這出戲,每每演出新的后續戲目,他必定頭一個捧場。

  沈寒煙倒是沒料到前期的投入,招來了個意想不到之人。

  莊宴最近迷西游記迷的緊,一經打聽知道戲圓子是洛郡王的產業,他心里就癢癢的厲害,好想看到下面的情節,如果他嫁到郡王府,那不是就能夠天天不重樣的看新的后續戲目了。

  再說這郡王也不是個草包人物,能在短短時間振作起來,又大手筆的搞出如此轟動東洲國的戲園子,不可能只是為了好玩,拿來娛樂大家而已,深思熟慮過后,莊宴覺得這么個有價值的戲園子,有很大的利用前景。

  戲劇演繹的好能深入人心,人們愛看了,不免會引發議論熱潮,若是其中牽扯朝堂,只要運用得當,洛郡王就能打一個漂亮的翻身仗,最近的選舉太女一事,她也有可能問鼎。

  沈寒煙不是傻瓜,為了原主編排的生平戲曲,她可謂做到盡善盡美,前期考慮到原主被一位大師批命說命不好,她也在著手安排德高望重的大師再來給她測命。

  會鉆研的沈寒煙,請了幾位大師批復她的命格都是貴不可言,她便猜測是她占據了原主的身體替她活著而改變了她的命運。

  打聽到最近女皇要去皇家寺廟為國祈福,沈寒煙自然不放過的在女皇面前刷存在感。

  女皇祈福帶了幾位她最倚重的朝臣,莊宴的母親莊丞相赫然在列,自家兒子一直未遇到和心意的妻主,拖了女皇的福氣,她打算帶著兒子一起來讓東洲最有聲望的會悟大師測測兒子的姻緣。

  女皇陛下對于自己的寵臣這點小要求,自然是一百個答應了。

  沈寒煙前不久遞了帖子給會悟,聲稱他算錯了她的命格,害她多矣,從前會悟當著女皇的面兒給她批的命格,她希望會悟能當著女皇的面兒再給她正名重新批復一次。

  會悟大師批命一向只給人批復一次,可洛郡王她在外頭找了幾個同行間他認識的幾個修為悟性不下于他的人給她批命,居然全都是說她今后命途貴不可言。

  會悟大師夜觀星象,發現原本的紫薇帝星早已經黯淡無光,而另一顆

  微小的帝星越發耀眼的冉冉升起,聯想一二,或許和洛郡王的命格有關也說不定。

  于是會悟大師答應了沈寒煙的請求,沈寒煙早女皇一步到達皇家寺廟。

  經過幽幽竹林,沈寒煙體會了一把皇家寺廟的寶相莊嚴,會悟禪房倒是和詩句里描述的禪房花木深的景致差不離,果然越是禪意高超的人,住的地方越是最像人間仙境。

  還沒進到禪房會悟大師就開了門迎接她。

  “阿彌陀佛,今日一見施主實在是慚愧,面觀施主容色,倒是與我以前批復的不太一樣,奇哉,怪哉!”

  會悟掐指一算,皺著一字眉道,“施主本該是命中帶煞早衰的命格,只是因著今年遇到了劫難危及性命,變成了你的轉機,古人云,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善哉善哉!”,越是測算,會悟大師臉色越是凝重。

  沈寒煙早就信了會悟大師,“大師,我今后的命格怎么樣?”

  大師指了指天,裝作神秘的一笑道,“不可說,不可說……”

  “那大師從前批錯了我的命格,令我造成了困擾,還請大師當著女皇的面兒幫我澄清此事!”

  “應該的!”會悟大師自己算錯了,自然得挽回錯誤,牽涉到皇家的事情,一個弄不好,可能會因為他的三言兩語,改變許多人的命運。

  女皇為國祈福完,就跟會悟大師論道,會悟順機提了提沈寒煙的事兒。

  “倒是寡人想岔了,寒煙這孩子,也是個可憐見的,一生下來就無父母照顧,寡人這個做姑母的身為她在世界上最親近的人,卻是不管不問的待她,實在是心有愧疚,既然她命格變好了,寡人也為她高興,改天有時間,定要招她進宮一敘。”

  “陛下,洛郡王就在老衲隔壁的禪房,您要是想見她,現在就可以。”

  “那就讓她過來吧,有兩年多沒見了,她的病聽說最近好了許多。”女皇目光里多了些玩味,不管今日這一出是出于誰之手,她都受著,邊疆戰事經過兩年的相安無事,最近又開始打起來了,連著東洲國吃了好幾次敗仗,使得女皇心情抑郁,她們泱泱大國,楞是找不著可堪重用之人。

  那個她認命代替洛郡王的將軍,根本是個紙上談兵的繡花枕頭,說到兵法一套一套,真到了打仗,也只有挨打的份兒。

  她正是瞌睡著,就有人上趕著送枕頭給她,看來連老天都在幫她。

  其實邊疆最近的戰事,一小部分是沈寒煙從中作梗引起來的,她暗中給敵國傳遞消息,說坐鎮的常勝鐵面將軍是個替代品,離著邊疆的敵國開始以為是東洲國使用的奸計,但派了少許的人馬試探,東洲的將軍慣用的行軍布陣的方法確實不是出自他們熟悉的鐵面將軍手筆,有了這樣的可靠消息在手,敵軍沒想到攻打東洲國守邊的將士,比從前容易多了。

  沈寒煙無驚無喜的接受了兵權,女皇贊賞的點頭。

  處理完心中大石頭,女皇不禁打趣莊丞相,她兒子莊宴年年都會請德高望重的大師測姻緣,一晃眼都十幾年過去,怎么就沒見莊宴著急過,“我說丞相不若把你兒子許配給我皇侄女如何,我皇侄女你也看到了,她能力突出,如果不是兩年前身體出狀況,我也不會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