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玩轉女尊文五(1/2)

加入書簽

  任他連壁正君在郡王府里如何手眼通天,三千護衛也不是他想收買就能收買得住的人,女皇賜給妹妹的私兵,怎么能差到哪里去。

  沈寒煙示意讓護衛緊守住郡王府,然后讓管家去請連壁正君過來。

  連壁正君唬了一跳,自他嫁到郡王府,府里還從未如此戒嚴過,一路上巡邏的護衛們有條不紊的執行自己的崗位,他心里沒來由的緊張起來,想到自己人來報府門上看門的兩位老婦被君珂砍頭死了,他就覺得這趟去見郡王有點沒底,想要聯系外面的人,卻發現郡王下令府里只進不出。

  連壁一向喜歡在陣勢上力壓自己的對手,他帶著自己陪嫁過來的八位貼身小廝浩浩蕩蕩的跟著管家進了沈寒煙的屋子。

  此時沈寒煙正盤腿坐于案前翻看君珂帶來的幾個小商鋪掌柜遞上來的賬本,她翻頁的速度很快,賬本在正君沒進門前,有管家在把關,不可能有多大的問題,所以沈寒煙著重審查她和連壁正君成婚后兩年的賬目。

  連壁正君沒想到原來一月才進一次的屋子,光今天就令她破解來了兩次。

  “妻主,你找我什么事?”連壁正君并沒有向沈寒煙行禮,這是他早就在郡王面前養成的習慣。

  沈寒煙并沒有搭理他,連壁以為沈寒煙沒聽到,他又問了一次。

  連壁沒想到病得不輕的妻主居然有精神翻看書本,更讓他吃驚的是,此時妻主好似比以往威嚴許多,她身后甚至立著兩名著玄衣的帶刀護衛。

  沈寒煙只當連壁是隱形人,憑什么他連壁能夠忽略別人,她就不能呢!

  連壁正君見叫他過來的妻主不搭理他,他心里認為在這里是浪費他時間,索性就領著他的仆從想要離開,只是還沒走幾步,他和他的一眾仆從,就被客客氣氣的勸回到了剛剛他們所在的位置。

  站了一會兒,連壁正君覺得自己腿酸,他便指使自己的小廝小況去端個凳子過來給他坐著。

  君珂三兩步過來攔住了小況的動作,他小聲的對著小況道,“妻主沒讓坐,作為正君的人,怎么能如此沒家教的自己就坐下了呢!”

  小況,“你,你……我們正君可是帝師的孫子。”

  “我管你是誰,”君珂揮了揮手,自有護衛上來用刀架到小況的脖子上。

  小況立馬識時務的禁了聲。

  直到過了整整一個時辰,桌案上小山堆一樣高的賬本,沈寒煙才簡略的翻完了。

  期間屋里的一眾人除了沈寒煙一人坐著,其他人倒是沒一個坐著的。

  沈寒煙朝著連壁正君招手,淡笑道,“過來,正君,我不知道你早來了,真是對不住。”

  連壁表情黑沉,他話那么大聲,妻主不可能聽不到。

  不過形式如今對他不利,他只得從容的移動到郡王書案前,心情不痛快道,“妻主你叫我我已經過來了,等了你足有一個多時辰,你到底有何事,咱們能快些說完嗎?”

  沈寒煙一聽連壁的抱怨話語,她皮笑肉不笑的板下臉,“你既然叫我一聲妻主,就該守著規矩,你一個帝師的孫子,難道連最基本的禮儀都忘記了?”

  連壁正君咬了咬鮮嫩的紅唇,忍著委屈低聲的向著沈寒煙問安,由于沈寒煙有是郡王,正規來說,連壁需要叩首行大禮,“妻主金安,不知妻主找我來所謂何事?”

  沈寒煙暗道是個能屈能伸的人物,“你早上不是說要休書嗎,我如你所愿,放你自由。”

  連壁正君狐疑的望著沈寒煙,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此話當真。”

  沈寒煙扔給她自己重新寫的休書,上面赫然蓋上了郡王私章。

  連壁一拿到蓋了章戳的休書,臉上一下子春光明媚起來,只是當他看完了休書,表情卻變為了羞憤,“為何將我寫好的那份休書內容換了,七出之條我不過是犯了其中無子一條,妻主您怎可胡亂編排我的不是!”

  “我郡王君寒煙做事,一向講究擺事實講道理,無憑無據,不可能在休書上捏造事實,再說我可不是說書先生,做不來胡亂誣陷他人,七出,你所犯為二,其一,淫,為其亂族也;其二,竊盜,為其反義也,至于你所說的無子一說,我覺得并非你的錯,我兩成婚至今不能圓房,憑你一人怎么可能生出孩子。”

  在場的郡王府下人在兩個主子鬧離婚的當口,全都低著頭,噤若寒蟬。

  “你說的證據呢,你能拿出來嗎?”連壁正君還從未如此被人當眾下過臉,而且還是當著府里一眾下人的面兒。

  沈寒煙將案桌上放著的其中一本賬本擲到連壁正君的臉上,絲毫沒有一點憐香惜玉,“這就是其中一項你所犯七出的證據。”

  連壁正君猶如嫩豆腐一般的嬌嫩臉皮,一下子被賬本砸出了紅印子,他忍著痛辯解道,“賬本都是我親自驗看,我不認為有什么問題。”

  連壁正君對于自己人做的假賬本信心十足,就算郡王她一直是裝病,想要一時半會看懂賬本的內幕,根本不可能。

  “好,既然你不認罪,那我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把你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