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玩轉女尊文四(1/2)

加入書簽

  君珂想了一圈,終于是讓她想到幾個小鋪子,不過那些個鋪子開在地位置偏僻的地方,根本賺不到幾個錢,“主子有到是有,不過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鋪子。”

  “店鋪小沒關系,把人給我叫來就行。”身體實在是太差勁了,沒說幾句話,她腦袋里就感覺十分缺氧,有要暈的傾向。

  君珂答了句“是”,然后小跑著出去,沈寒煙喊了句“回來”,君珂立馬聽話的返回到她床前。

  沈寒煙肅殺的交代君柯,“守門的人如果攔著你辦事,格殺勿論!”

  君珂一怔,主子自從從軍回來,就再也沒有像今日這樣果斷的時候了,她感覺那個戰場上勇往直前,不畏艱險的主子放佛又回來了。

  君珂臨走之前給沈寒煙鄭重的磕了個頭,然后抱拳肅穆道,“定不負郡王所托。”

  沈寒煙知道自個兒身體狀況,接下來有好些事情需要耗費相當大的精力,就她這樣子的虛弱像根本處理不了大事,沒準還沒說幾句話,她就暈死過去了,遂她選擇服用系統禮包里新得的一顆回春丸。

  服用之后,氣喘不過來的感覺一下子消失殆盡,沈寒煙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

  而出得郡王府的君珂騎著馬向著京城里幾家小鋪子趕去,由于她要找的那幾家鋪子都在偏僻的地方,且路程在四面八分,不太好找,用了半天時間,總算是不負郡王所托,她帶著那幾個小商鋪的掌柜急忙往郡王府趕。

  進府門時,不同與早上君珂出府門那樣簡單,她們一眾人被堵在了郡王府的大門口,兩個看門的老仆婦,硬是不讓君柯帶來的人進府,說什么府里男眷眾多,她帶來的女人,會對府里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君珂氣得拔出腰間配刀,就要往那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看門仆婦身上砍去。

  那兩個老仆婦是連壁正君帶來的人,見君珂發了瘋的要打殺她們,她們一個健步沖出府門,向著大街奔去,然后朝著人群處嚷嚷,“快來人哪,郡王的貼身婢女要殺人啦!”

  東洲國的皇親國戚幾乎都是住在郡王府附近的這條街上,仆婦們一喊,好些過路人過來圍觀,甚至還有幾個大人物的轎子抬過時,因著郡王府門前大街上道路堵塞,不得不停轎子等候。

  君珂深知主子今日是要開殺戒立威,她提起手里的刀,運起輕功,踩著圍觀群眾的人頭,不一會兒她就出現在了那兩個仆婦面前。

  仆婦中身材較胖的那個老奴見君柯一臉殺氣,她嚇的跌倒在地,面無人色的哆嗦道,“我是郡王正君的人,君珂,你……你沒權利殺我。”

  君珂冷笑,她慢慢逼近在地上爬著躲她的人,嘴里默數著三、二、一,當數到一的時候,君珂手起刀落,拔刀時噴出的血液像紅色的巖漿那樣向著四處噴濺,一時間圍觀的人們尖叫的四處躲避,有些害怕的人,甚至喊起了救命,而那顆被君珂砍下的仆婦腦袋滾落在地上,隨著流動的人群,踢來踢去,好不滑稽。

  另一個看門的仆婦見和她平時要好的姐們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她哪里還敢再胡亂大喊大叫,乘著這會兒人群混亂,她企圖混進人群里,躲過君珂的追殺。

  君珂名義上是郡王的婢女,實則她也是郡王的貼身護衛,以前和郡王上戰場,還能殺敵人顯威風,可自從郡王回京后,她的刀就再也沒喂過血,殺了一人,君珂哪里還能停下殺戒,她眼神鋒利的四處搜尋逃跑的另一個看門的仆婦。

  找到目標之后,她幾個縱躍,手掌一抓,然后一個過肩摔,將人狠狠甩到地上,沒等那個老仆婦反應過來,君柯快準狠的又解決了一個。

  這時郡王府里的護衛很是時候的趕到,護衛隊的領頭將君柯團團圍住,“大膽君珂,敢當街亂殺無辜,放下武器,眾護衛可饒你不死。”

  護衛隊里有人對著她們的頭領道,“大人,我們人多,只要一起上,令她插翅也難逃。”

  護衛頭領著一身玄衣,名叫君輕嵐,個子高挑,身材勻稱,是東洲國標準的大女子體態,放在現代那就是整一個女漢子形象。

  見自己手下胡亂咋呼,君輕嵐不悅的斥責,“住嘴,你們一個個給我都不要輕舉妄動。”

  君珂企圖說服君輕嵐,她摩拳擦掌道,“君輕嵐,你以前是我手下,你以為你能打得過我嗎?”

  君輕嵐沉默了下,然后道,“君珂,念在從前的情義,只要你投降,我可以保證你的性命,你我是可以把后背留著對方的自家姐妹,我不希望我們之間出現真正動手的那一刻。”

  君珂眼眶微熱,她繼續笑著道,“君輕嵐,你難道忘了你姓什么了,你難道忘了你是誰的家奴,當初作為郡王府的護衛,你發過的誓言你全忘記狗肚子里去了嗎?”

  怎么可能忘記,“精忠為主,誓死守衛主子,有違誓言,切腹自盡”,這一段話她一直記在心里,可是她喜歡上了連壁正君,為了她喜歡的人,她不得不背叛自己發過誓言的主子。

  微低著頭,君輕嵐歉意的對君柯道,“我已經回不了頭了,君柯,你知道嗎!”回頭意味著她和跟著她的護

  衛都得死,因為她們是背叛者。

  君珂大罵,恨不得將君輕嵐罵醒,“我今天殺了連壁正君的兩條看門狗,難道聰明如你,還看不出來主子接下來的動作,你君輕嵐身為主子的護衛,真的要拿起屠刀對著自己的主子嗎?”

  君輕嵐心中有了一絲動搖,但想到連壁正君的花容月貌,心中的信念不禁定了定,“對不起君柯,我已經選擇站在連壁正君那邊,誰若是損害了連壁正君的利益,我君輕嵐定不會放過她。”

  君珂實在搞不懂和她一起長大的君輕嵐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既然咱們道不同不相為謀,那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看招。”

  君輕嵐帶著的護衛見君柯動了手,集體拔刀朝著君柯攻去,君輕嵐大喝一聲,“都給我住手,君柯是我的姐妹,我要一對一和她單打獨斗。”

  形勢對君珂有利,加之她的身手本來就比君輕嵐了得,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君輕嵐就被君珂制服了。

  君珂的刀架在君輕嵐的脖子上,“輕嵐,你明知道郡王心軟,你犯了錯,只要改過了,她是不會罰你的,為什么就不回頭呢?”

  君輕嵐泯然一笑,“能夠死在你手里,我無憾了,代我向正君問好,謝謝你君珂。”話畢君輕嵐手掌握住君珂握刀的手臂,用力向著自己的脖子逼急。

  君珂眼疾手快,她抬腳一踹,將君輕嵐踹飛了出去,“輕嵐,我救了你一命,你的命現在是我的了,不要再做傻事,連壁正君不是你能肖想的人。”

  君輕嵐嘴唇顫抖,她深呼吸一口氣問道,“你怎么會知道……”

  君珂上前拉起君輕嵐,拍拍她的肩膀“我和你一同長大,又怎么會不了解你,以我對郡王的了解,她是不會對連壁正君怎么樣的。”

  君輕嵐和君柯兩人握手言和,兩人領著郡王府護衛隊匆匆回府,街道上的那兩具尸體,護衛們行動敏捷的清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