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玩轉女尊文二(1/2)

加入書簽

  君珂守著沈寒煙寸步不離,她擔憂郡王身體出意外,卻又苦惱于整個郡王府掌控在正君手里,沒有銀子她連個大夫都請不來。

  諾大個郡王府產業在主子沒成婚前,家底說是富可敵國也不為過,以前主子喝藥補身子,哪樣不是撿著最金貴的來,怎么正君進門攏共兩年的時間,她家主子就能把郡王府吃窮了,里面每個貓膩,她君珂的名字倒著寫。

  怪只怪自家主子不爭氣,喜歡上了連壁正君到骨子里,錢財家業自成婚后,一把手交給了他就再也不管不問,這才造成了堂堂郡王淪落到要看正君臉色過活的地步。

  沈寒煙拍了拍床鋪,讓君珂坐過來,“不要難過,相信我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話畢,她露出恬靜淡雅的笑容,給她蒼白的臉色增添了一絲生氣,人也一下子變得鮮活起來。

  君珂看呆了去,她一直知道主子容貌堪比傳說中的洛神,甚至當年郡王封號也由她的相貌得了個洛字。

  沈寒煙拿手在君珂眼前揮了揮,“喂,想什么呢?”

  君珂摸著腦袋笑道,“主子魅力依舊,沒了正君,您還能娶一打美男回家,小的這是替主子高興哪!”

  沈寒煙板著臉,君珂立馬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她連忙自己掌嘴,“小的該死,不該提連壁正君的。”她怎么就忘記了連壁正君是自家主子的逆鱗,觸之必怒呢!

  “君珂給我住手,我沒有不讓你提連壁正君,只是想到他,心里有點不舒服罷了。”這是原主留下來的殘念,她占據這幅身體時間不長,還不能完全消除這種對于她來說的負面狀態。

  君珂不確定道,“主子真的不生君珂的氣了?”

  “嗯~”沈寒煙講了許久的話,身體有點受不住了,她疲軟的兩眼皮不停的相碰,不一會兒她就進去了夢香。

  君珂給她主子掖了掖被角,然后朝著主子溫暖的笑了笑后,她輕手輕腳的退出了內室,出去為主人尋吃食去了。

  沈寒煙并沒有真的睡熟了,系統一召喚,她就醒了過來。

  “抱歉,沒想到這次會有人打擾主人吸收劇情,乘著現在無人,我把這個世界大概的劇情跟主人說說吧!”009系統換上了正經說故事的語氣娓娓道來。

  沈寒煙這次對于劇情的接受度比前幾回高了不少,看來今天先入為主的親身經歷幫了她不少忙。

  原劇情大概是這樣的,原主名叫君寒煙,生于女尊男卑的東洲國,母親是當今女皇的親妹妹。早年女皇極為寵愛自己的親妹妹,奈何親妹妹性子綿軟,她不得不多加照顧著,這也就養成了同她相差十二歲的皇妹性格單純不知世事,為了不委屈了她親妹子,她只好千挑萬選給她娶了個真心待她的正君,婚后如女皇所料,她的皇妹和正君如膠似漆,過著神仙眷侶般的生活,可惜好景不長,一年后正君生孩子難產,最終孩子生下來活了,正君卻再也看不到他千難萬難生下來的子嗣撒手人寰,本該是和樂融融的一家,自此悲劇一系列接憧而來,親眼見著自己愛入骨血的人為了給自己生孩子而死,女皇的親妹怎么能受得了如此打擊,自此一蹶不振,不久因為思念心上人積郁成疾,不過僅僅小半年的時間,就跟著她的正君去了陰朝地府報道去了。

  女皇的妹妹一走,沒留下任何拜托女皇照顧她女兒的口信,女皇自然也就不會投注憐憫給個間接奪走她親妹的兇手,至此,原主君寒煙不過半歲成了個無人理會的孤兒,她磕磕碰碰,嘗盡世間冷暖,終究是一步一個腳印,在君家管家的細心呵護下長大。

  以上部分不過是君寒煙生平的一小部分。

  她自小性子好強,東洲國皇家君氏女子,年滿五歲需得在上書房學習,直到年滿十二歲截止。因著原主不受女皇待見,連帶著她進上書房的年紀也比別人足足晚了一年,進上書房學習的機會還是原主的管家求爺爺告奶奶好不容易求來的機會,原主君寒煙賭著口氣不敢玩忽職守的對待她來之不易的機會,她比上書房的任何一個女學生都要認真,起初她落下了許多課程,每每太傅考教,她并不能答得令太傅滿意,可耐不住她熬夜苦讀,不曾懈怠的發奮學習,時間一長,她倒是后來居上,把個太傅最得意的十五皇女都給比了下去。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