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私生子男配的幸福生活(1/2)

加入書簽

  周末很快到了,說不去男主家的沈含寒煙,最終還是被抓壯丁了,那天去的時候,沈媽媽把沈寒打扮成洋娃娃,看著非常的喜慶,沈寒煙各種反抗,沒辦法,母上大人太強大,她只好就這么著裝出門。

  到了臻容家,宴會已經開始了,沈寒煙有點搞不懂,今天又不是什么特別的日子,為什么臻家要辦宴會呢,沒聽說臻家有人過生日,或者有什么值得慶祝的事情啊!

  作為主人的臻媽媽正在門口張望,一看到沈寒煙,嘴角就拉得老大,合都合不攏。

  沈寒煙走到臻媽媽面前,被臻媽媽抱起來好一頓揉搓,“哎喲,我的小心肝煙兒,終于知道來看我這個干媽了,干媽想死你啦!”

  沈寒煙扭了扭身子,沒躲過摧殘,小臉袋被揉的紅彤彤的,看得臻媽媽又手癢的上手捏了幾下。

  “干媽,快放我下來,我都九歲了,是大女孩了,可不能再賴在你懷里了。”沈寒煙這個偽蘿莉呆在成年女人懷里,實在好不尷尬,特別是被埋胸的時候。

  “小丫頭知道害羞了,看來是真的長大了。”臻媽媽把沈寒煙放到地上,仔細的打量沈寒煙,發現她今天穿得特別像個小公主,有女如此,臻媽媽非常與有榮焉,她笑瞇瞇的道,“咱們小公主,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

  沈寒煙裝作害羞的低頭看腳尖,臻容從它媽媽的背后冒出來,惡言惡語道,“漂亮什么啊,土爆了。”

  沈寒煙立馬不裝嬌羞了,她抬頭怒瞪臻容,“要你管。”

  臻容今年十一歲了,班上上六年級的小學生,有的都偷偷談男女朋友了,他還有幸看到過一對兒偷偷親嘴兒,他那時候不懂,就問媽媽,媽媽告訴他,若是親了哪個小女孩的小嘴兒,就會讓人家懷孕的,當時他嚇了一跳,不過一想到若是能有個長得像煙煙的小包子,他就變得非常興奮,把這種想法跟媽媽說了,他媽媽居然哈哈大笑,開玩笑說他情竇初開,喜歡上煙煙了,這怎么可能,煙煙那么粗暴,又不淑女,他怎么會喜歡上她,肯定是媽媽搞錯了,他希望未來的另一半是個順著他,一切都圍繞著他轉的女孩,怎么可能是煙煙,再說她只是妹妹。

  前幾天,班里有個壞學生神秘兮兮的約他去他家看碟片,臻容一向都是熱情大方又開朗的,朋友多而雜,一般他都不怎么拒絕別人的邀請,更何況那位同學那么神秘兮兮的跟他說,有好東西給他看。

  然后去了那個壞學生家,看了所謂的好東西,他終于情感開竅了,也了解他為什么總是喜歡往煙煙跟前湊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一見到煙煙,他總想跟她對著干。

  臻媽媽見自家傻小子,傻里傻氣的和干女兒正在大眼瞪小眼,就一陣好笑。

  “兒子,別瞪了,快帶你妹妹去你房間玩吧,我有事情要和你沈阿姨說。”

  臻容一副大人不記小人過的樣子,拉著沈寒煙,就想把她帶走。

  沈寒煙哪里想走,看臻媽媽的架勢,肯定有什么大事情,她要留下來偷聽。

  “煙煙,你怎么像狗皮膏藥一樣,黏在這里了,倒是快跟我走啊,我跟你說哦,我最近會彈了一首新的鋼琴曲,彈給你聽。”說著這話的時候,臻容一臉自豪,放佛會彈琴有多了不起。

  沈寒煙已經無力吐糟,狗皮膏藥說的是她,難道不是他臻容,怎么她到哪里,都能看到死對頭臻容啊!

  “別拉拉扯扯的,我和你可不熟。”沈寒煙推了一把臻容,臻容一個沒站穩,身子往后倒跌到后面的長形自助餐桌上,一下子就把酒杯和吃食全弄地上了。

  受到池魚之殃正在長桌邊默默挑吃食的段承毅身上被弄得滿身都是飯菜的油漬。

  反應過來的臻容,好不容易站穩,就看到他身邊正有個眼熟的人,也跟他一樣,衣服全臟了。

  “段承毅,你怎么在我家?”臻容非常詫異,今天的宴會其實是爸爸讓媽媽舉辦的,可是為什么班級里的特困生呆木頭段承毅也會來他家呢?

  沈寒煙顯然也發現了段承毅,聯系她的系統任務,她突然就懂了今天辦宴會的目的了,剛剛干媽拉著她媽媽是要講認領私生子的事情吧!所以才會背著他們說這事情,但是即使現在不說,今天總之是要公開的了,就怕臻容他會接受無能。

  果然與沈寒煙猜的一模一樣,很快臻容的爸爸臻戰上臺在親戚好友面前宣布,他們家多了一個兒子,還很有技巧性的解釋說是領養的,不過大家心知肚明,那個男孩兒肯定是私生子了。

  臻容在他父親宣布段承毅是他的哥哥后,臉色立馬就變得非常陰森,臻容知道他爸爸在外面很花,但是從來沒有把孩子和別的女人領回家過,可這個段承毅能被商人無利不圖的父親帶回家,那顯然是很不現實,再說段承毅和他童年,只比他大了兩月,要領養一個兒子,也該是歲數小,不記事的,怎么會選年紀這么大的孩子,肯定是他爸外面的私生子了。

  想通后的臻容氣不打一處來,他少爺脾氣犯了,直接把就近的長桌給踹翻了,然后氣沖沖的跑回自己屋里。

  其他

  人看了臻容的反應,都是一臉了然,但又很默契的裝作沒看見似的吃吃喝喝。

  臻媽媽心疼兒子,見兒子反應那么大,她趕忙去安慰兒子。

  此時的沈寒煙當然是給男配段承毅奉獻殷勤了,她諂媚的獻出了她媽媽給她買的真絲小手絹,為段承毅擦身上的油漬。

  可這會兒臻容爸爸臻戰,正在臺上呼喚段承毅露臉呢!

  段承毅擋住沈寒煙的手,嘴角極淡的扯了一個微笑,“別擦了,衣服臟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