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是僵尸文?完(1/2)

加入書簽

  黎耀算準了月圓之夜,少帥厲湛為了那僵尸,必定無暇顧及府里一眾瑣事。

  他為了報仇,一路上走走停停,專往那些埋葬老墳的地方行走,功夫不負苦心人,還真讓他找到了與章寒煙那只僵尸生辰八字極為相似的女尸,養了一段時間,那女尸等級在章寒煙之下,成為了跳尸,控制他養著的女跳尸,他不費吹灰之力。

  他的三個徒弟白天背著他趕路,夜里他便坐在跳尸的肩膀上前行,緊趕慢緊,到了宣城的時候,正好到了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看來是上天都在幫他,算來算去,這樣的好日子,他復仇成功的幾率會極大。

  如今跳尸是他手里最兇悍的殺人工具,他控制跳尸,騎在跳尸的肩膀上,乘著夜色黑暗,加之對少帥府里方位布局的了解,輕而易舉的幾個縱躍間,便進了少帥府。

  他尋到了厲湛的住處,耐心的躲在門外等著章寒煙那只僵尸力量最薄弱需要血浴的那一刻,他便沖進屋里,將他的仇人一舉消滅。

  黎耀時間卡的剛剛好,他沖進去的時候,屋里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章寒煙那只僵尸如他所料,正在一人高的浴桶里泡著。

  此時厲湛正在書案旁捧著本軍事古籍在看,一聽門被踹開,他舉著槍,動作飛快的沖到門邊。

  迎接他的便是一只身體帶有惡臭的僵尸,猛烈的向他撲來,他看那只女僵尸露著長而尖利的獠牙,不敢托大的與她直接對上,一個側身躲了過去,乘著她一撲倒地的時間,他舉起槍向著僵尸的腦袋瓜連開了十幾搶。

  那只女僵尸都被爆了頭,身體居然沒事人般的彈跳而起,又繼續追著厲湛,向他撲過去。

  厲湛身體里的血液,是非常吸引僵尸的,從沈寒煙扒住厲湛不放,時不時耍賴討要血喝,便能窺見一二。

  其實按照現代的科學可以解釋得通,厲湛他其實是非常罕見的熊貓血,自然物以稀為貴的在僵尸的眼里,他們能夠很輕易的分辨出自己最鐘愛的“美味”是哪一種。

  沈寒煙扯過掛在畫屏的衣服,三兩下穿上,便飛起來去抓那只女跳尸。

  一時間屋里花瓶、桌椅和茶壺等等,由于幾人間追打,幾乎全都倒到了地上。

  黎耀看著屋里的亂景,暢快的大笑,“厲少帥,你也有今天,我等了二百多個日日夜夜,終于是讓我等到了這一天!”

  話畢,他從自己的黃布袋里掏出提前準備好的鎮尸符,便向著沈寒煙打去。

  厲湛被那女跳尸追逐的苦不堪言,但回頭見到黎耀要對跑來幫她的沈寒煙動手,他急忙喊道,“寒煙,小心后面。”

  沈寒煙聽了之后,速度如驚鴻掠影般,眨眼間便到了厲湛跟前。

  黎耀冷笑道,“你們未免也太小看我的符箓了,”他輕斥了聲道,“去”。

  那到鎮尸符像是有眼睛般,拐了個彎兒,繼續朝著沈寒煙而去。

  說時遲那時快,厲湛在符箓快要到的時候,抱著沈寒煙一個旋轉,便換了個方位,然后他手指靈活的抓住了像是有生命的符箓。

  后面跟來的女跳尸,好巧不巧,正伸手向厲湛他們撓過來。

  厲湛當機立斷利用黎耀的符箓,“啪嗒”拍到了那女跳尸身上。

  兇惡的女跳尸,立馬定在原地不動了。

  黎耀氣的大叫,“可惡,我要讓你們兩個死無葬身之地。”

  黎耀念了幾句咒語,女跳尸頭上的符箓便掉落到地上,厲湛乘著黎耀做法期間,朝著黎耀開了一槍。

  黎耀躲過了厲湛的一槍,手里用來撐起身體的拐杖,卻被他丟到了一旁,沒了支撐,他只能重重落在地上。

  厲湛乘熱打鐵,又連著朝著黎耀開槍,黎耀身體匍匐到地上,滾了好幾圈,一邊躲子彈,一邊念咒語,跳尸立馬又活了起來。

  不過黎耀腿殘,終究還是中了幾槍,只是傷的地方不是致命之處。

  厲湛手里的搶連著打,悲催的居然沒子彈了,而沈寒煙這么個僵尸,中途停止了對于她極為重要的血浴,身體很快有了細微的變化。

  最為直接的便是她的身體動作變慢了,作為動如脫兔的飛尸,沈寒煙自然是深有感觸。

  黎耀看著他們兩個,眼中光芒大綻,“哈哈哈……老天爺都在幫我,你們一個沒了武器,一個就快飛灰湮滅,收拾你們,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在這個生死關頭,009系統難得靠譜的對沈寒煙道,“主人,你是飛尸,比那女跳尸等級高,而你修煉的方法有兩種,一種吸食月華,一種是吸食~精魄,只要你咬到她心臟的位置,就能輕松吸出她的精魄,還能額外收獲她的力量。”

  沈寒煙:“系統,你終于派上用場,不再坑我一回了。”

  沈寒煙在黎耀指揮那只女跳尸撲過來時,忍著惡心吸走了那只女跳尸的精魄,然后她發現她的身體衰老速度延緩了。

  黎耀眼見著就要成功了,卻沒想到那可惡的章寒煙,居然將之破壞了,他氣的嘔出一口老血。

  “臨、兵、斗”,九字真言之

  三,注入了黎耀幾乎全部的道力,向著沈寒煙而去。

  只見那金黃色的三個字,帶著破空聲,它們分成三股道力,成包圍之勢,令沈寒煙這么個僵尸防不勝防。

  她的身體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定住,根本就動彈不了,厲湛哪里肯讓沈寒煙吃虧,他死死的抱住她,將她護在懷里。

  九字真言是上古道家流傳下來捉妖之用,凡是人類,九字真言自是對他們沒有傷害。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