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是僵尸文?五(1/2)

加入書簽

  沈寒煙多遠便聞到了一股誘人的熟悉味道,本來老老實實吸食月華覺得非常滿足的沈寒煙,瞬間覺得焦躁不安,她舌尖抵著牙齒來回梭巡,嘴里的獠牙忍不住露了出來。

  丟開自己最愛的月光精華,她以著極為迅疾的速度,幾步跳躍間,完成了從厲湛的住處,到了正常人要走幾分鐘的院門口。

  然后她剛停下來不久,令她魂牽夢繞的美食就出現在她面前,沈寒煙如一枚炮彈般,射向少帥厲湛。

  厲湛眼睛一花,“人”就到了他跟前,習慣的拍拍她的頭,表示他接受了她做的這般貼心的舉動。

  不過很快厲湛就不這么認為了,只見沈寒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纏了一圈紗布的胳膊,舌頭舔著獠牙,一副我要喝血的饑渴樣。

  光看不打緊,她的爪子居然也伸出來,要動手解他胳膊上的綁帶,厲湛臉黑得跟鍋底似的,他拍開沈寒煙的爪子,顧自回屋去了。

  沈寒煙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她心里頭知道僵尸一旦喝過人血,便會永無止境的靠吸人血過活,月華對于吸血的僵尸來說,就沒多大作用了。

  默默跟在厲湛身后,一人一僵尸前后進了屋。

  接下來沈寒煙各種無節操賣萌,厲湛一概不看,就當沈寒煙不存在般,沈寒煙非常泄氣,她拿起筆來,在紙上認真了寫了幾遍“對不起”,然后舉到厲湛眼前,厲湛將身體轉過另一邊,拿著本書,繼續漠視她。

  沈寒煙實在是無法子,她想到每天晚上她抱著厲湛的脖子啃,他似乎從來都是放任她亂來,有時候她啃完了,他還會朝她微笑,也許他很喜歡她的這一舉動,不如……

  說不定他一高興,便賞她一口血喝呢!

  乘著厲湛不注意,她虎撲過去,于是又把人給撲倒了,沈寒煙的僵尸力量,大得不是一筆兩筆,厲湛這幾天面對“她”時不時出奇招,已經習慣的不能再習慣了。

  很自然的他摟了摟投懷送抱的沈寒煙,瞧了瞧她的眼睛,他一般都是看她眼睛,來猜測她想要說的話。

  沈寒煙眨巴眼睛,眼神里透出委屈,她“嗷嗚”一口,側頭伸舌頭舔厲湛的脖子,每天晚上,都得來那么一出,時間還尤其的長,厲湛對于這樣的福利相當的偏愛。

  而沈寒煙今天卻是越來越饑渴了,好想喝血怎么破!

  厲湛被沈寒煙有一搭沒一搭的“啃”著,反而心里像被貓爪子燎出了火氣來。

  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異動,厲湛輕輕推來趴在他身上的“人”,沈寒煙不依的舌頭伸著夠他脖子。

  厲湛拍了她的頭一下,拿她沒辦法道,“算了,原諒你了”,他跟個僵尸計較什么啊!她就是個智商令人堪憂的家伙。

  沈寒煙看著他的眼睛,見他眼神不再冷厲冰寒,她收起獠牙用自己的嘴唇碰了碰他的唇畔,厲湛怔了下,沈寒煙眨巴眼睛,用兩只手臂,抱住厲湛受傷的胳膊,意思是現在可以喂她喝點血了吧!

  厲湛覺得面前的這只僵尸記吃不記打,根本不記得他拒絕的意思相當明確,居然還給他又來這么一出,氣不打一出來的厲湛推開沈寒煙,再也不管她了。

  一人一只僵尸鬧了不愉快,幾天下來互相都當對方是空氣。

  白天厲湛出門會很忙,沈寒煙都是一個人關在厲湛屋里不出來,以防嚇著人,晚上,厲湛擺著冷臉,與她冷戰,沈寒煙發現她快要憋出病來了,可惜她是個僵尸,不能以生病來騙取厲湛的同情心。

  黎耀自從那次回了少帥府,就再也沒有接觸到少帥,甚至連僵尸章寒煙的面兒都碰不著,這使得他著急了。

  黎耀打聽到厲湛似乎最近非常忙,他乘著厲湛不在,想要去瞧一瞧章寒煙尸變的怎么樣了。厲湛所住的地方考慮到圈養僵尸的緣故,看守的人并不多,這也使得他想要見到章寒煙的難度降低了許多。

  策劃了一番,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厲湛住的院子。

  當時沈寒煙正無聊的在院子在吸食月華,黎耀遠遠看著,不禁疑惑,明明是應該化為最兇殘的吸血僵尸,她卻是往著相反的方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