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是僵尸文?四(1/2)

加入書簽

  厲湛并沒有躲開,他手指靈活的卡主了沈寒煙張嘴作亂的腦袋。

  沈寒煙面對少帥厲湛,總想著逗逗他,難道這是她身為僵尸的怪癖?

  撲上來不過是嚇嚇他,看他冷冰冰的面孔會不會龜裂,一如既往的,她還是沒能成功。

  厲湛皺眉打量了下她,見她整個“人”跟個落湯雞似的,抓起桌子旁果盤里擺放的個頭較小的蘋果,塞到她嘴里,然后一手擒住她雙手,另一只空著的手給她脫衣服。

  沈寒煙忍不住嚎叫,她不會又遇到蛇精病了吧,怎么會有正常人會對個尸體猥褻呢!

  身為僵尸的尊嚴,她說什么也不會讓厲湛得逞,努力的甩開嘴里堵著的蘋果,她大力的用身體撞厲湛。

  沈寒煙估算錯了他們兩個人的方位,力道太大的她,直接將厲湛連人帶桌子都給掀翻了,而她整個“人”撞到了厲湛懷里。

  嘴里甩不開的蘋果,“咕嚕嚕”滾遠了。

  沈寒煙這個僵尸,身體雖說能動了,但是還是蠻僵硬的,一個猛子撞到厲湛懷里,他還是忍不住悶哼了聲,看情形是被沈寒煙撞疼了。

  如果沈寒煙不是僵尸的話,情況就得反著來了,畢竟她是用她前面比較柔軟的部位,撞到了他的胸膛,幸好她是個僵尸,木有疼痛感!

  乘著厲湛被撞疼的時候,沈寒煙當機立斷,將自己的腦袋一側,學著以前看過的香港僵尸片里的僵尸那樣,要咬厲湛的脖子。

  其實她做這個都是假動作,沈寒煙她還就不相信厲湛,真有不怕的時候。

  厲湛對于懷里的僵尸的動作,這次沒再阻止,他發現“她”實在是有夠傻氣乎乎,每次都來那么一出,看著兇悍無比,實則似乎根本就是雷聲大雨點小,不會真的攻擊他。

  沈寒煙演戲演的很哈皮,她嘴巴張開,伸出嘴里的獠牙磨了磨少帥厲湛的頸子,見他不僅不怕,還張開手摟著她,不動聲色的又繼續扒她衣服,她瞬間就覺得,失望透頂!

  不過牙齒磨他頸子那里,看到了血管,她嘴里不知怎么的,有點意動,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脖子。

  沈寒煙知道自己身為僵尸是聞不到味道的,可他舔厲湛脖子的時候,卻覺得有股非常吸引她的香味。

  然后舔著舔著就上癮了,厲湛扒她衣服,她都置身事外不管了。

  沈寒煙心里天人交戰著,好想動口咬下去,可是咬了他任務便算失敗了,為了口腹之欲,實在是劃不來,可是不咬吧,她又實在是眼饞的緊。

  厲湛專心為懷里的“人”脫下濕掉的衣服,沒想到自己卻會被她影響。

  冷冰冰的舌頭,起初還是毫無章法的胡亂舔舐他的脖子,然后,慢慢的她似乎是掌握了技巧,舌頭變得非常靈活,厲湛覺得他的臉肯定變得越來越紅了。

  脖子那里的動脈被“人”掌控住,他沒有害怕,反而有種禁忌而又刺激的感覺,于是他延長了這種既是享受,又是折磨的脫衣動作。

  當沈寒煙被巴拉開的時候,她茫然的盯著厲湛的脖子看了許久。

  厲湛忽然就覺得其實僵尸時候的她,呆呆傻傻的,真的很可愛。

  待到沈寒煙意識到自己衣服被脫了,她咆哮的吼出聲來,厲湛安撫的拍了拍她腦袋,然后朝屋里的隔間走去,再次出現在沈寒煙面前的厲湛,手里捧了一大堆衣服。

  沈寒煙眨巴眨巴眼睛,原主章寒煙的長相不是那種第一眼非常驚艷的類型,她是那種長得很耐看,越看越好的類型,樣貌清清秀秀,嬌小玲瓏,有種小家碧玉之感,眨眼睛的時候,會讓人覺得她很有靈氣,厲湛最是愛看她的眼睛。

  厲湛極為周到的舉起衣服,讓沈寒煙挑選。

  沈寒煙用她蔥白的手指,拿了一件淡青色,繡青花瓷的旗袍出來,然后又取了內衣,可是這種細致活,她這個僵尸,實在是有點做不來,穿了幾次,衣服上的扣子總是扣不起來。

  厲湛低低沉沉的悶笑了聲,上前幫忙,沈寒煙穿內衣的時候,背對著他,但他卻是能看到她肚兜的袋子系到脖子上,沒有扣緊,時刻有松落的危機,他嘆了口氣,拉過她,為她細致的又將衣服穿了一遍。

  沈寒煙覺得她的臉丟大發了,僵尸面癱臉什么的,簡直是太好用了。

  厲湛打理好沈寒煙,抱上她,一起躺到了床榻上。

  兩人相安無事過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厲湛牽著她到了他府里私人領地的溫泉室,享受洗溫泉浴去了。

  沈寒煙這個初來乍到的僵尸不了解情況,見到溫泉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