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是僵尸文?三(1/2)

加入書簽

  之后,少帥厲湛沒經他人之手,一點也沒嫌棄沈寒煙身上衣服濕漉漉的,將人抗到肩膀上了。

  一眾手下全都傻眼,此時心里只有四字真言,少帥威武!

  黎耀微露詫異,章寒煙的尸體,出乎他意外之外,尸變已然完成,眼看著便能動身,少帥離起尸的章寒煙那般近,簡直是找死。

  按照慣例,人死了變成僵尸,便會忘記生前的諸般記憶,他們就像動物那樣,只知道填飽肚子。只不過動物吃的東西和僵尸吃的東西不同而已,極少數的僵尸通過吸食月華維持身體力量來修煉,而絕大多數都是些喝人血的怪物。

  黎耀給章寒煙選擇的墓地,不僅是極陰極寒之地,還配合了章寒煙的陰年陰月陰日陰時的生辰,且還給她穿了一身紅衣,這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起尸的話,章寒煙必定會成為嗜血僵尸。

  厲湛帶來的手下里有個副官,名叫譚立威,個子長大人高馬大,外表看著憨憨厚厚,實則內里是個極為細致之人,他眼尖的看到了黎耀表情有變,懷疑他是知道了什么,畢竟剛剛那只尸變的家伙,叫出的聲音實在是太驚悚了,若是那家伙忽然如傳說中竄起身來,咬到少帥,那后果將不堪設想。

  黎耀打哈哈的道,“沒事,少帥吉人天相,那只僵尸,現在還沒能力動彈,少帥扛著她回去,再是安全不過了。”

  副官譚立威揪起黎耀身上穿著的道袍黃馬褂,扭拳頭毫不客氣的威脅,“少帥要是有個三場兩短,你也跟著一起下地獄。”,譚立威這人最是看不過道士這些個裝神弄鬼之人,黎耀跟在少帥身邊來來去去,他一直都沒放松警惕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黎耀心里暗氣,這次明明有機會能不費吹風之力,便能讓章寒煙這只僵尸殺死少帥厲湛,都被眼前討人厭的副官給打亂了,心里雖這么想,他表情卻是討好的笑道,“我黎耀的本事,剛剛副官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我,章小姐就不會是如今的樣子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給章小姐身體貼道符箓吧!”

  副官譚立威和黎耀落后大部隊幾步,兩人談過話之后,快步朝前,跟上前面出墓室的隊伍。

  黎耀是小跑著趕上少帥的步伐的,到了少帥跟前,黎耀恭恭敬敬的請示,“少帥,為了您的安全起見,小人得給章小姐身上加到符箓。”

  厲湛見到了章寒煙有了好轉,心情難得的沒有受天氣影響,可那黎耀卻是個不長眼的家伙,他擋住了他的去路,還說了這樣一番讓他不高興的話,他劍眉輕擰道,“她會難受嗎?”

  黎耀跟在少帥身邊有些時日了,少帥的腦回路,他總是根不上來,每次都要仔細思索一番,才能理解少帥的每句話,想了一遍少帥剛剛的問題,他才斟酌道,“不過是普通的鎮尸符,用來定住章小姐的,章小姐貼了那符箓,身體不會有何不適,少帥盡管放心。”

  少帥不再說哈,不過倒是沒有邁步,看那意思是讓黎耀趕緊貼符。

  沈寒煙作為尸體,受夠了那種被定住的滋味,她努力動了動身體,手指使出她渾身的力氣,向著少帥厲湛的后腰戳去。

  厲湛起初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可等到沈寒煙再次用手指戳他腰背的時候,他發現真的是他右肩膀上扛著的章寒煙在搞小動作。

  將章寒煙放下,他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

  一旁的黎耀好不容易掏出身上布包里帶著的鎮尸符,打算上前定尸,結果發現厲湛正與章寒煙大眼瞪小眼。此時,真不是打擾少帥的時候,可他方才已經請示過了,如果不行動,耽誤了少帥時間,少帥一個不高興,同樣會罰他,真是讓他左右為難,伸頭是一刀,縮頭是一刀,黎耀忍著頭皮發麻上前舉起符箓,便打算貼上去。

  沈寒煙作為僵尸,對于有道力的符箓實在是敏感的緊,她以著她認為的最大力氣,勾著手指頭,去拉少帥的手,眼珠子卻斜睨著黎耀。

  厲湛的目光一直在沈寒煙身上,不知怎么的,他覺得他能感受到她眼神中透出的討厭之色。

  厲湛朝著黎耀揮了揮手,意識是不用他上前來貼符箓。

  沈寒煙的“危險情報”一解除,便又把目光放到了厲湛身上。

  少帥厲湛,穿著一身筆挺的軍裝,腳蹬著長筒皮靴,身姿挺拔,樣貌極為英俊,沈寒煙最喜歡的是他那一雙手,修長有力,如果在現在,他應該很適合彈鋼琴。

  深夜雨天里,旁邊有人給他打傘,他的衣服即使上下山,都是極為干爽舒適的,如果不是因為抗著沈寒煙,他衣服也不會濕了一大片兒。他的發型看起來也非常的整潔,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