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穿越架空萬能女主文八(1/2)

加入書簽

  昭華郡主盜用他人詩詞,才女名聲一敗涂地,大長公主未免夜長夢多,怕代王借這次事情,再次來他們謝家退親,到時候他們謝家可就真的什么臉面都沒了,為了名聲,她先下手為強,進宮向皇帝討要圣旨,希望女兒能盡快完婚。

  皇帝楚珣對于表妹被抓包盜用詩詞一事,并不在意,他看上的是她腦子里的奇思妙想,毀了才女名聲,反而讓他更容易得到她,表妹姿容艷麗,后宮雖說艷麗的女子繁多,卻甚少有她那樣會來事,討他開心之人。

  大長公主來皇帝這里討要圣旨,楚珣怎會讓她如愿。

  “皇姑母,不是朕不想下旨,你也曉得皇弟表面看著一副好說話的樣兒,實則內里頑固不化,當年母妃給他挑選侍寢宮人一事,沒同他商量好,他一個不爽,就把人弄死的事兒,您還有印象吧?”楚珣老神在在的拖長尾音,道出這樣這樣一番看似勸解,實為拒絕的話。

  大長公主用帕子擦拭眼角,哭訴“姑母就這么一個女兒,如今身體每況愈下,我唯一的兒子已經娶妻生子,就盼著女兒能完成終身大事,您是陌兒的親兄弟,昭華又是陌兒的表妹,再說她們本就早有婚約,只要是您下的圣旨,現下成婚,就不會出什么大亂子!”

  皇帝見好說歹說,大長公主都不聽,就擺了冷臉,把自己心里頭的謀算實打實的道出來,“皇姑母,昭華不會嫁給朕的皇弟,這點你要記清楚了,既然您來宮里求了一趟賜婚圣旨,朕也不能讓您空手而歸,不若讓昭華這月十五入宮伺候著吧!”

  大長公主傻眼,“這這……昭華未來可是王妃啊,您怎么可以搶親弟弟的人?”

  “搶,這天下莫非王土,表妹怎么就不能入后宮,再說表妹如今名聲已臭,朕不嫌棄她收為已用,您還有什么不滿?”

  大長公主仗著自己丈夫大權在握,且自己又是個從小到大受盡寵愛的長公主殿下,積年累月下來,脾氣傲氣的很,見皇帝侄兒同她撕破了臉,她索性把臉上祥和的面皮揭下,換上自己唯我獨尊的本來面目。

  “皇帝,念在您是我親侄兒的份兒上,我對您尊敬,可您也要睜開眼睛看看您如今的處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話您說出來我看水份也忒大了,等您翅膀硬了,能掌控我們謝家,到那時再說也不遲。”

  楚珣沒并不是那沒腦子之人,歷代皇室能屹立不倒,統管大楚多年,不可能沒丁點能力,皇家暗衛,只有歷代帝王知道這些人的存在,暗衛不僅只是保護他的安全,更重要的是在暗處監視世家門閥的一舉一動。

  豪門秘辛,他寢宮書房的暗閣里到處都是。

  皇姑母年輕時看上了以軍功起家的謝氏大公子謝樓南,憑借自己的手段嫁入了謝府,當時謝樓南已經有了私定終身的女子,卻因為大公主橫插一杠,讓謝樓南愛戀的女子淪為身份低微的小妾。

  謝樓南怕長公主對自己心上人不利,納了許多房小妾,平日里也與自己的心上人疏遠。

  萬萬沒想到,長公主不僅處置了謝樓南擺在明面上寵愛的小妾,還打殺了一幫他后院里容貌在她之上的女人,而謝樓南隨父親遠征未歸,回來后卻發現他心上人連骨頭渣子都難以尋到,他痛不欲生,悔不當初,之后頹廢了一段日子,他殺不了長公主,就以她最痛恨的方式,折磨她,自此,謝樓南越發不知節制的往府里大肆添人,使得長公主這些年一直奔忙于后院,致力于消滅謝樓南后院的女人們。

  以長公主的手段,混到如今的定北大元帥也沒能保全除了長公主生下的其他任何一個子嗣,元帥府里,唯一大長成人的庶子,幾年前上戰場,也被長公主設計,暗害成了雙腿殘疾的廢物。

  姑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他可以拿捏她的把柄,不過姑母最大的把柄居然是她的一雙兒女,“姑母,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我要得到表妹,誰也不能阻擋,哦,對了,”皇帝楚珣頓了下,玩味的續道,“表妹謝昭華似乎不是姑母您親生女兒,如果這事情傳了出去,不知道姑母會如何呢?”

  大長公主臉色煞白,她心里直打鼓,女兒是她抱養,皇帝已然知曉,那兒子也是非她所生,皇帝也知道了嗎?

  強自鎮定的大長公主道,“皇帝,你修要胡言,我女兒確實是我十月懷胎所生,我有人證。”

  楚珣實在是煩了與她姑母嘮嗑,“是不是親生,滴血認親一試便算明白了,認親之時,朕也會讓您兒子一起,到時候謝元帥的臉色一定很精彩!”

  大長公主氣了個仰倒,當初如果不是她暗中出謀劃策,坐上龍椅的必定是楚珣的弟弟楚陌,她一直以為楚珣沒多大能耐,好掌控一切,屆時,她再施以手段,讓兒子繼承皇位,她就自然是天下最尊貴的女人,就連她算計了一輩子的男人謝樓南,也將會對她俯首帖耳。

  一切的一切,都化為泡影,長公主在氣得道了聲“你”后,暈了過去。

  楚珣發自內心的痛快一回,皇姑母仗著自己對他有擁立之功,處處向他討要好處,卻再沒甚大的付出。

  她丈夫定北大元帥,爬得那樣快,一切都是他在背后謀劃得

  來,如果不是大長公主與定北元帥謝樓南夫妻不和,他還真不敢用謝樓南,隱忍多年,如果謝昭華的科舉制實施下來,那么大楚國的臣民終將會是天子門生,大一統的日子,指日可待。

  沈寒煙不知道自己略施小計,劇情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大逆轉。

  坐在屋里圍著火盆的沈寒煙,正在跟小紅學做荷包,作為當了幾世現代人的她,手藝實在慘不忍睹。

  小紅教了無數遍,始終教不會沈寒煙,最終只能放棄了。

  兩人忙里偷閑的說說話,逗逗樂子,再埋頭手里的活計。

  “出大事啦,大元帥府里來退親啦!”小環人沒到聲先道。

  沈寒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