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穿越架空萬能女主文四(1/2)

加入書簽

  領舞姑娘滿臉焦急之色,今晚的舞蹈是羌族少主指明要跳的飛天舞,這支舞蹈難度頗大,外行人一時半會還真沒法輕易學會。

  “小紅姐姐,來不及了,那邊羌族的少主派人來催了,咱們再不去的話,惹了那群蠻子不高興,可就麻煩大了。”一位穿著廣袖流仙裙的舞妓慌慌張張的跑進來道。

  “小環,你先想辦法拖延一下,我們馬上就過去。”被稱作小紅姐姐的顯然就是那位領舞姑娘。

  小環領命趕忙跑開了。

  “算了,還是我來吧,我有點舞蹈底子,學起來應該不難。”

  領舞的小紅姑娘詫異的望著沈寒煙,“我們的舞蹈是教坊司新出的飛天舞,一般人很難學會,就連我們這群專業的舞妓,也達不到看一遍就能記住,并且還能跳的好的。”

  沈寒煙拍了怕胸口,大言不慚道,“不試試怎么知道我不行,你先把你需要跳的部分跳一遍給我看看。”

  小紅一臉不可置信,“我是領舞,我跳的部分是所有舞妓中最難的,你確定要學嗎?”

  代王沒想到,救他的少年還會跳舞,按理來說,一個普通的獵戶人家,不可能有閑情雅致學跳舞,更何況還是個男孩,看來救他的少年,身份上定然有可疑。

  沈寒煙點點頭,如今都火燒眉毛了,她再藏著掖著,拖拖拉拉的,說不定被羌人發現了他們,那就慘了。

  小紅該說的話已經表達清楚,之后她很快進入狀態,把她需要跳的部分,展示一遍給沈寒煙看。

  沈寒煙也沒閑著,她幾乎在小紅跳完一個動作后,就跟著她重復了一遍。

  如果不仔細看,小紅和沈寒煙的動作幾乎是同一時間跳出來的。

  小紅一舞結束后,臉上露著激動的表情,她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滿眼放光的望著沈寒煙,“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從未見過像你這般有學舞天分的人。”

  沈寒煙不過就是記憶好,眼力超群而已,舞蹈方面,在軍嫂重生文的那個世界,她已經算是個初級舞者了,小紅跳的舞蹈,對于她來說,總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

  代王實在沒想到,少年會給他這般大的驚喜,原本以為男子跳女子的舞蹈,會讓人別扭惡寒,可救他的少年,卻很適合跳舞,一舉手一投足,無不美輪美奐,透著仙人般干凈空靈的氣息,如果他換上了領舞的衣裳,相信效果前所未有的好。

  可惜他沒時間看到他真正表演時的風采。

  這邊小紅只跳了一遍,沈寒煙就完全記住了,代王走了之后,她就與領舞小紅換了衣裳。

  剛換好,就有人在外面大力敲門。

  沈寒煙帶了塊面紗,她打開門不住陪小心,幾個羌兵才停了罵罵咧咧。

  十幾位歌舞妓,跟在來催她們的羌兵后面,轉過幾個長廊很快就到了城主府邸中設宴的花園。

  城住府邸布置的非常雅致,羌人少主占領景城之后,就住進了城主府。

  沈寒煙她們這群歌舞妓一到,那邊排成兩豎排坐著的羌族少主的幕僚們,各個都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有個大胡子長得很健壯,聲音也極為渾厚,只見他用粗礦的嗓音道,“他奶奶的,中原娘們長得就是比俺們那里的姑娘水嫩,要是能弄一個身子干凈的玩玩,我做夢也會笑醒。”

  “哈哈,阿達,你這點兒小愿望,我這個少主今晚就能滿足你。”上首位坐著一位帶著兜帽的青年,青年的兜帽上鑲嵌了一個金制的蛇形圖騰。

  據傳聞只有羌族的領袖一家,才準許佩戴蛇形圖騰,沈寒煙找尋目標,實在是太容易了。

  事情后續發展,盡在沈寒煙掌握中,她代替小紅上臺,沒出一點狀況,舞蹈跳的甚至比小紅還要好,就連羌族少主卡塔都被沈寒煙的舞技所迷。

  原本還打算在人多的時候下黑手,見有意外收獲,沈寒煙決定遲點再動手。

  卡塔在舞蹈結束后,快步走向沈寒煙,揭開了她的面紗。

  “哦,美麗的女孩,你愿意成為我的第七位妻子嗎?”卡塔執起沈寒煙的手吻了下。

  沈寒煙默默望著說話之聲顯得很年輕,長相看著卻很蒼老的卡塔少主,“您的胡子太長,抱歉,我根本沒法接受像您這樣不修邊幅的男人。”

  “哦,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要你以后跟著我,我就會為了你把胡子去掉。”卡塔力氣極大,見沈寒煙躲著他,他一把就將人摟進懷里。

  在場的一幫幕僚,全都起哄起來,甚至有人喊道,“卡塔少主,乘著夜色正濃,趕緊回房寵信你的美人兒呀!”

  卡塔哈哈大笑,他與眾位幕僚陪了一禮,喝完一杯酒,就自行退下了。

  沈寒煙被卡塔抗在肩上,一路搖搖晃晃,差點把晚上吃的干糧給吐出來。

  到了卡塔住的地方,他毫不憐香惜玉的把人摔到床褥上。

  沈寒煙疼的輕叫了一聲,卡塔似乎很高興,“小美人的叫聲真是動聽,接下來我會讓你叫的更動聽。”卡塔一下子就撲到了沈寒煙身上。

  沈寒煙這具身體常年練武,雖然不能飛檐走壁,但比起普通人,她能一個打五個。

  與卡塔對上,即使打不過他,也能拖延些期間。

  沈寒煙試著調整表情,學著電視上看到的女人引誘別人的樣子,呵呵笑道,“少主,您別急,咱們時間充裕,何不來些花樣助興呢?”

  卡塔見沒抓到美人,動作瀟灑的仰躺著,大半張臉被胡子遮住了,沈寒煙猜不到他是個什么表情,只能靠自己的感覺繼續演下去。

  “哦,小美人剛剛不是拒絕我了嗎?怎么現下卻這么主動了,中原女子我見得多了,還從未見過像你這樣多變之人”。

  “卡塔少主這般英武不凡,我這個小女子就不能被您的魅力征服了嗎?”

  “說的也是。”卡塔對于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他家里的妻子在部落里數量雖少,卻個個愛他能為他隨時赴死,這足以說明他的人格魅力。

  “那你要玩些什么花樣,盡管使出來。”

  卡塔上鉤了,沈寒煙乘熱打鐵。

  “不如我們玩猜拳吧,我猜錯一次,就脫一件衣服,你您猜錯了,就罰喝酒,如何?”

  “這種游戲有甚意思,還不如讓我一下子就把你的衣服全扒了,真不知中原人腦子里裝的是什么?怎么會想出這么個無聊的玩法!”卡塔聽到沈寒煙說的游戲后,很不感興趣。

  “那如果我輸了,每脫一件衣服就給你跳支舞怎么樣?”

  “這個買賣不劃算,你都快成我的人了,以后我想讓你跳舞,隨時都可以,說點我愛聽的提議,或許我會答應你玩這個游戲。”卡塔老神在在,剛剛看中這位領舞,不過是看她舞姿優美,體態妖嬈,身材嬌俏,動了心思而已,家里的幾位妻子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