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十五還活著(1/2)

加入書簽

  三年之后的某一日,他為她上完課,破天荒地將她在眾多姐妹中留了下來。他說,他以后便再也不是她的琴師了,也不會再來皇宮。上官青漪難過,原來天堂到地獄的距離,竟是這么近。前一秒還在為他們有單獨相處的機會而雀躍不已,后一秒就從云端墜落在地。

  上官青漪輕輕地咬著嘴唇問他為什么。

  他的回答再一次將她的渴望勾起,他說這皇宮太過于復雜,要時時提防處處小心,這樣的生活實在是太累。幼年時候隨著師父學琴,當時心高氣傲,想著一定要成為智曜國的第一琴師。等到真的做到了之后,名滿天下,被招募到這皇宮,為王孫貴族的后裔教琴,才發現這樣的生活根本不是他想要的。困了三年之久,他實在是厭倦了這種生活。

  上官青漪不知如何開口,萌發的情愫還沒有來得及表露,而他就要離開。以前總以為喜歡著就是好的,那天終于是領悟到,光有歡喜是真的不夠的。她啞著嗓子問他,可不可以不走。溫軟的聲線里帶著些許的請求,他卻說后會有期。

  可是山高水長,上官青漪再清楚不過了,要是放他走,就只能夠是后會無期了。

  他說,公主的琴藝已經很好了,他自認也沒有教下去的必要了。他的心里面,其實是有一些喜歡她的,甚至是也覺察到了她對他是有好感的。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要在彼此都沒有深陷下去的時候,斬斷情絲,斷絕他們之間的所有。

  她是智曜國高高在上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九公主,而他無功名在身也沒萬貫家財。自小嬌生慣養的公主,哪里跟他吃得下粗茶淡飯。

  上官青漪張張口,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挽留他的立場。他這樣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定然是不喜歡自己的。如此,即便是她放下所有的驕傲和尊嚴去乞求他,也是得不到滿意的答案吧。即然這樣,那就看著他走好了。

  那一夜,向來滴酒不沾的上官青漪,將自己關在寢宮之內,打發掉所有的宮女太監,大醉了一場。

  那天過后,三皇兄見她情緒低落,問了許久,才將上官青漪心中的秘密挖出來。她說,皇兄你不要將這事告訴父皇和母后。他們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不想為此再讓父皇母后擔心,她的三皇兄低低的笑。若是她當時留心了,便會發現那笑有多詭異。只是她沒有。

  日子依舊是不緊不慢地過著,住在她心上的依舊是那一身青衣。總是幻想著,此刻的他會在哪里、做著什么事情、哪一片云是他看過的然后飄到了她這里、有沒有遇上一個令他歡喜的女子并牽了那女子的手……

  上官青漪摸著早已經空空的心口,喃喃自語,不能給我的,就加倍給她好了。

  當母后問起朝中大臣府中喜歡哪家公子的時候,上官青漪才剛成年,她羞赧地笑著搖搖頭,腦中閃過的影子是那一身青衫的他。她已經錯過了最好最喜歡的他,那么日后就算是嫁給不愿意的男子,也是沒有關系的吧。他們,只要相敬如賓的,過盡這一生就好了。至于她心里面住著的那一身青衫,就永遠住在這里好了。

  智曜國敗給望月國的那一日,她正隨著幾個臣子府中的小姐們在御花園嬉戲玩耍。一身紅衣,撞在三皇兄的身邊,那是上官青漪第一次見三皇兄發火。她恍然,原來每一個人的心里面,都住著一個旁人不知道的個性。她如此,三皇兄是這樣,更多更多的人也是這般。

  三皇兄是上官青漪在諸多兄弟姐妹之中,最為親近的。很小的時候,她就喜歡黏在三皇兄的身后四處跑著,她的三皇兄也最是寵愛著她,讓別的姐妹羨慕不已。

  晚膳過后上官青漪去給父皇請晚安,她捶著父皇的脊背安慰著父皇,戰場上的事情,哪里會有常勝的道理。而且,上官青漪從心底認為,這一次是他們智曜國挑事在先,她從來都不喜歡戰爭的發生,可是她也知道,她的父皇多年以來處心積慮,就是為了等統一天下的這一天。上官青漪認為,各國之間就這樣和睦相處,不是更好嗎?可是偏偏,她的父皇想要用千萬人的生死,去換取他想要的。她無力,也勸不了。

  次日上官青漪就被她的三皇兄叫了去,三皇兄說智曜敗了,想要通過和親的方式與望月國緩和關系。當時上官青漪的心里面“咯噔”一下,不祥的預感隨之涌上了心頭。頓時就明了,為何她的三皇兄單單叫她來談和親的事情。只是上官青漪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的三皇兄竟是用他的性命作為要挾。

  曾經以為,再也不會見到他,再也不會聽到任何與他有關的消息。她癡癡傻傻的仰著頭,問皇兄他在哪里。眼前的這個人是自幼寵她愛她的皇兄啊,如今竟是拿著她最喜歡的男子的姓名來要挾她。上官青漪哭著問三皇子,她說皇兄,這么多年以來我們之兄妹之間的所有情意,都是假的嗎?

  原來都是假的啊。她多可笑。

  三皇子的手指撫上上官青漪的臉頰,替她溫柔的將眼淚擦去,雖然這么多年以來的疼愛都是出于利用,可是寵著寵著,也是有感情的。然而這感情,比起他想要的來說,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三皇子說,青兒,你看,犧牲你一個人,換來的是整個智曜國的輝煌榮耀,這樣的付出,多值得的。

  上官青漪拍開三皇子的手,皇兄,青漪從來都不知道自己還有這么大的價值。

  那些恨意,開始綿延不絕的翻涌上來,要她怎么相信。

  三皇子說,只要她乖乖的去了望月,然后助其奪了望月的天下。只要她聽話,那么他就會平安無事。

  上官青漪將所有的眼淚都咽下去,她還是害了他是不是。就算是她放他走了,到頭來,卻還是因為她這身份,將無辜的他牽扯進來了。他行走江湖的夢想,還是被打破了,又被囚禁在了這牢籠之中。如今她終于是明白了,為什么他當初不愿意留下來,她也厭惡了,對這皇宮。如果早知道會是這樣,那么她當初絕對是不會告訴三皇兄她喜歡他,將所有的秘密埋在心里面,打死她也不會講出來。

  她最終還是害了他,那么好的一個男子。

  在出發往望月國之前,上官青漪去見了他,他依舊是一身青衫,整個人看上去瘦了很多,脊背卻依舊是挺得很直,他看著她依舊是喚她為公主,然后就沒有了下文。

  上官青漪站在牢獄之外,想要問他,江湖上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發生,張張口卻依舊是什么都沒有問出來。如今被困在這里都是因了她的緣故,那么,她還有什么資格和面目,問他此前的生活過得好不好。外面的生活就算是再不好,也總比住在這牢籠之中要好上不知道千倍百倍。

  上官青漪在眼淚掉下來之前轉身,而身后的他卻是將她叫住。上官青漪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事情,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了。

  他說,當初走得急,忘了告訴她,他其實是喜歡她的。正是因為喜歡,才想到要趁早逃離。不想因為這喜歡,就成為了她的束縛。

  眼淚再也忍不住了,上官青漪掐著自己的掌心,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來。她情愿他是不喜歡她的,這樣她就可以走得干脆一些,這樣她就不會再有不應該的奢望。上官青漪用盡了力氣,才是沒有將那句“你會等我回來嗎”講出口。她甚至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回來,憑什么讓這么好的他來等自己,等一個沒有確切歸期,或者是沒有歸期的自己。她,不可以如此自私下去。

  他說,不要去望月。他這條命丟了就丟了,不想再讓她成為那棋子,一個人跑去那么遠的地方承受那些危險。

  忍不住的眼淚更加洶涌了起來,原來他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懂。他不怪她害了他,還一心想著讓她安全。而她,又是怎么會舍得,賠上他的自由和性命呢。她這樣喜歡著的他,是一定要過得好才對。你看,她遇上了這么好的他,卻是不能在一起。多遺憾。

  他說,早知道事情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當初就應該帶著她一起走。至少兩人之間,還會有著彼此的美好的回憶。就算是逃亡再辛苦。那些機會錯過了,就真的是永遠都錯過了。有多可惜,就有多么的心痛。

  可是,他從來都沒有問過她愿不愿意、可不可以,又怎么會是知道她不想跟他走呢。

  后來上官青漪不止一次的想過,要是當初他開口問她,她便就毫不猶豫的牽著他的手與他走,管它去哪里呢。只要是,牽著她的手的人,是他就好啊。

  于是上官青漪就以蓮荷的身份做了和親公主的陪嫁丫頭,而三皇子派的暗線就坐上了她原本的位置。上官青漪其實是贊同這樣做,至少,她還可以留一個干凈的身子。哪怕是不能夠活著回去。

  只是令上官青漪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不止她的三皇兄,就連她的父皇和母后,也是這場和親的策劃參與者。原來,她并不是她的父皇母后所生,她的親生父母被她日日叫著“父皇”的那個人殺害,然后才滿月的她,便被抱到了皇宮,成了智曜國的九公主。原來,這么對年以來,他們所有的寵愛,其實都是假象。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依舊是沒有辦法讓自己完全恨上他們,哪怕是知道了他們是殺害自己親生父母的兇手,哪怕是知道了她被養大是為了有朝一日將她被利用的價值發揮得淋漓盡致。上官青漪總以為,就算是事實如此,但是這么多年以來他們不會無情至此。

  然而,他們就是這樣無情。

  表面上單純善良的智曜國九公主上官青漪,其實在智曜國也是有自己的暗線的,她得到消息,不管事成與否,他們下達的命令都是讓她死。還存有那么一絲一毫的期望和信任,終于是轟然傾頹了。原來,這么多年以來,動了真情的人,也只有她一個人而已。是她癡傻,是她天真,是她一個人做了多年的美夢還不愿意醒。

  之前夜剡冥找上她的時候,她不想成為背叛國家的罪人。即便是那人他們殺了她的父母,抓了她最愛的人,她也不想。

  當事情的真相一點一點的被揭開來的時候,上官青漪才知道,自己究竟是錯得有多離譜、有多荒唐,她的血液里面,根本就沒有流過智曜國的血。她的親生父母,生在望月長在望月,她,是望月的子民。當年的戰爭,智曜國屠殺了望月國邊境的一個小村子,率兵的人正是后來的智曜國的王上,也就是她叫了這么多年父皇的那個男人。她本來也應該成為那場戰爭的犧牲者,誰知道,那個男人一時興起,就將她抱回了皇宮去養著。

  她唯一對不起的人,就是他了。這輩子無緣,下輩子無論如何遇上了也要牢牢地抓住不放。

  那么,從今日起,她就是真正的蓮荷,再也不是上官青漪。她,本來就不是上官青漪呀。

  “王爺放心,從今日起,奴婢只是蓮荷。”和那智曜國,再也沒有分分毫毫的關系。

  夜剡冥看著渾身顫抖的蓮荷,“已經將他救出來,雙腿殘廢了。”自從他愛上憐卿之后,心竟是軟了幾分,見到可憐的人也再也不是冷眼旁觀了。他會想,若是他的卿卿碰上了傷心事,也是會希望有人安慰有人依靠的。他身上的,幾乎所有的慈悲和憐憫,說起來都是憐卿賦予給他的。

  蓮荷的眼淚一下子掉出來,她死命的咬著自己的嘴唇,直到血腥充滿整個口腔,都不肯松開。原來,三皇子是騙她的。即便是她乖乖的為三皇子辦事,她喜歡著的他,還是會難逃厄運,還是會被他們給毀掉。她怎么就忘記了呢,他們是沒有心的啊,他們都是惡魔。那么驕傲的一個人,被他們廢了雙腿,應該是如何接受這現實才好啊。

  “多謝王爺。”蓮荷磕頭,那么欠下他的這份人情,就用整個智曜國來作陪吧。他們拋她、棄她,并且毀了她最為珍貴的。那么,她就還之以禮好了。父皇、母后、皇兄,你們將青漪養到現在,其實也是為了等和親的那一天吧。你們這么多年以來的處心積慮,就從來沒有做過一次的噩夢嗎?這是青兒最后一次如此喚你們,此后,你們便都是我蓮荷的仇人,殺父殺母奪我國土的仇人。

  夜剡冥看得出來,只是這么短短的時間里面,蓮荷就經歷了蛻變,疼痛是在所難免的,卻總好過這一輩子都被蒙在鼓里,將殺害親生父母的仇人當做恩人來供養得好。

  “王爺,他們想要用蠱來控制你。”蓮荷快速地將所有的情緒遮掩起來,她要將他們的計劃全部打亂,然后將他們最在乎的也毀之。

  夜剡冥并不驚訝,智曜國想要用蠱來控制他,他其實早就知道了,“那就對我下蠱吧。”他說“我”,而不是“本王”,這個時候的夜剡冥,只是十五的兄長。

  蓮荷不免驚訝,隨即便反應過來,夜剡冥這是將計就計,“萬一……”萬一真的被對方控制了,智曜國可就真的有縫可鉆了,蓮荷依舊是有些擔心,這種做法,實在是太冒險了。

  “無礙。”夜剡冥云淡風輕,他相信他的卿卿,一定不會讓他被蠱完全控制了。更何況,若是不這樣,他們哪里會是相信,哪里會是松懈呢。而且,他想盡快結束這一切,如此一來,他的十五,就會少受一些苦難。

  見夜剡冥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蓮荷只道自己是多心了,他既然敢于提出以身試蠱,就一定是有對應的辦法的,“不知道王爺是否已經得知,他們要用的,是雙生蠱。”

  夜剡冥挑眉,“雙生蠱?”

  “將原蠱引人一人腹中,以副蠱下在另一人身上,控制原蠱之軀,便可以將另一人為其所用。一生皆生,一死皆死。兩個人的命運,就此被綁定在一起。”蓮荷說道。

  夜剡冥只覺得此刻自己的心跳尤其的快,“被下蠱的這兩個人,是否還有特殊的關系?”

  “王爺明鑒。”蓮荷不得不佩服起來夜剡冥,也難怪三皇子在她來望月之前,反反復復的叮囑著要千萬小心,“原則上是這樣,越是血緣親近,此蠱的威力越大。”話說到這兒,蓮荷也是心跳漏了一拍,血緣親近,威力越大,難怪原蠱之人是……

  “只要是我不死,原蠱之人也必然是活著的,是這樣嗎?”夜剡冥壓抑住身體里面的亢奮因子,聲音聽上去有點兒沙啞。

  蓮荷怔怔的點頭,情緒波動如此之大的夜剡冥,她還是第一次見。

  “依照你對他的了解,必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才會讓你來下蠱吧?”雖然早就知道了這種可能性,如今被證實之后,夜剡冥依舊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照她對三皇子那人的了解,他勢必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才會有如此對策。蓮荷瞬間領悟,早前聽聞望月十五王爺夜祁冥戰死沙場,看來這也是三皇子布得一個局了。蓮荷只覺得渾身發冷,早就知道那個人心狠手辣,如今看透了一切,真慶幸遠離了那個人。

  “原蠱之人,一旦被培養成蠱人,就完全喪失了自己的意志,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活死人。”蓮荷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成為蠱人,這過程極其殘忍。而且,就算是

章節目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开奖